pelcn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103.你真傻,真的(第二更)鑒賞-kvuf4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漫天黑潮已经不能用龙卷来形容了…
那是数千数万条黑色巨蟒彼此绞旋,往那张大嘴里飞去。
其上,无声的哀嚎人脸撕裂大嘴地咆哮着,而一只只断肢残臂则是向前方的虚空里,漫无目的地抓着,好像要把这个世界拖入毁灭。
咻!!
咻~~~~
計中計 張曉
如是吸食粗面条的声音,延绵不绝。
夏极如今的数千丈魔躯黑烟焚烧,异火蒸腾。
仿似…一人,即火劫。
苏甜看到他这样子,哪里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忍不住稍稍舒了口气,九条毛绒绒的雪白尾巴也以舒服的姿态耷拉了下来。
但是,她面色还是紧张,因为她知道眼前这男人不是在吃黑潮,而是趁着黑潮与古主虚弱,在试图封印他们。
苏甜眼看着数百玄阵正把恐怖的能量倾泻于月海盆地的黑潮之上,便觉得自己该更尽些力才是。
她目光转动,瞥到不少黑潮似乎察觉了异常、正本能地在撞击着月海周边的护罩。
那护罩虽然也是玄阵构建,但终究存在着极限,此时也是越发暗淡。
苏甜心神一动,抬手甩出一道亮光。
那亮光在跨过空间距离时,飞快变大变长,化作了一卷古代画卷的模样。
画卷之中,日月流转,白雾缭绕,山河壮丽,国邦都城无法一眼看尽,浩然之景顿时在眼前展开,只消看上一眼,怕就会沉沦其中,无法挣脱。
这正是她所持有的灵宝——山河社稷图。
这图随她心意,“啪嗒”一声落在了酒海的护罩上,飞快变长,包裹护罩,构建成了第二道防御体系。
到时候,即便这玄阵的护罩被冲破了,却还有山河社稷图能阻挡一下。
做完这一切,她担忧地仰头看向夏极。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不知多少的黑潮被吸入了那千丈魔躯之中。
如果换做任何一人,别说吸这么多了,怕是吸收一点儿就直接死。
但夏极却比较特殊,他本就是“黑潮之一”,血管里又有着一个古主垫底,此时,与其说他在吸收或是封印这些黑潮,不如说是黑潮在自我融合。
哧哧哧…
奇异的怪响往四面传去。
夏极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覆盖上一层极黑极厚的膜,好像一个魔物穿上了深黑重甲。
而这些重甲又开始往他肌肤里渗透,
如果视线可以透过重甲,就可以看到此时的夏极体内血管漆黑一片,纵横交错,而其中的血液更是墨色与火焰的翻卷纠缠。
那些“血”根本就不再按照正常轨迹流转,而是在疯狂地乱撞着。
不仅是血管,其他的脏腑也都成黑色的了,
每一处都有许多怨灵在吼叫着,咆哮着。
陰陽鬼盜 無雙
除了…
他的心脏,在永不停歇地跳动着。
嘭!嘭!嘭!!
萌寶寶:娘親有怪獸
忽然,夏极的脸庞呈现出几分苦楚之色…
苏甜眼中露出担忧之色,她知道,如果不是真的疼到了撕心裂肺,疼到了极致,他是不会露出这神色的。
那么…他如今该在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呢?!
而此时,诸多修士也察觉了此处的动静,
远处的地平线竟然乍现出不少的飞剑,又或者是葫芦、芭蕉扇等其他飞行兵器,都在往这里而来。
苏甜神色一冷,如今夏极正在关键时候,怎么可能让你们来捣乱?!
她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抬手操纵着周围的玄阵,也不多说,直接开始轰杀。
这些修士根本没可能抵抗玄阵力量,只是一个瞬间,所有被苏甜锁定了的修士……全灭!
后面的人终于不敢上来了。
苏甜神色平静,她一边操纵着数百玄阵与黑潮进行酒海攻防战,一边以山河社稷图进行第二道防护,一边再操纵着玄阵进行超远距离地轰杀靠近者。
她自己则是翘着雪白长腿,坐在浮空的红绣球上,身外数米是七龙盘旋不止,随时待命。
就这般,一直过了足足七天,酒海盆地里的黑潮、还有那些巨大人面的古主终于都“不见了”。
它们都已经进入了夏极的千丈躯体之中。
夏极如蜗牛般挪移着躯体,盘膝坐下。
才一落定,一股恐怖到极致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而去。
苏甜这般的存在都只觉得脑海晕晕沉沉,好像有无数声音在脑海里嘶吼、咆哮、尖叫,要把人逼疯。
她急忙运起力量,专心去压下这影响。
而因为这气息的存在,她也不需要在操纵玄阵了,没有人可以靠近了。
时间过得很快…
一天过去了…
十天过去了…
三十天过去了…
那覆盖黑甲的魔躯似是稍稍稳定了下来,就好像岩浆凝固了,成了一座黑色的山。
随之沉寂的,还有那恐怖的气息。
夏极努力地在约束那些气息,使得不会波及向远方。
苏甜一看,就知道又要有人过来了,于是她也懒得攻击,抓出招妖幡往身后一甩。
幡面飘扬,光分五彩,瑞映千条,蝌蚪游动。
顿时间,许许多多的兔子妖跑了过来。
苏甜娇咤一声:“不许人进来。”
月宫兔子妖顿时开始了守护。
星海无垠,
灵气翻滚的朦胧月面,
沉黑巨山般的银发男子十方不动,
妩媚的九尾白狐翘着长腿高坐绣球,
红眼的兔子们在远处窸窸窣窣地巡回守卫…
这一幕,无比玄幻。
又是一天过去…
一个月过去了…
相思 余濤
透視小相師 紅薯喬二爺
一年过去了…
更多最初选择了观望的修士也终于飞升上了月宫。
夏极如是成了一座真正的山,岿然不动,
只是苏甜可以感觉到这座山正在缓缓缩小,这预示着黑潮正在被他吸收。
这是一个好兆头,
说明夏极已经撑过了黑潮最初的冲击,然后不仅达成了平衡,还开始了消化。
但他所吸收的只是黑潮的一部分,也只是古主的一部分。
他削弱了月宫之上那影响修士精神的源头,但却无法消灭,无法控制。
可这也终究给了人类修士一线生机。
因为是融合,所以意外地…却有在情理之中地…没有黑潮再来援助。
月宫之上,第五杀劫,血雨腥风再度拉开。
无数人间英豪浴血奋战,在这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中飞快成长着。
人间王朝更替,山变平原,海成桑田,
月宫之上,宗门更替,你方唱罢我登场。
人间修士对战着怨灵修士,忙忙碌碌,熙熙攘攘,杀伐不休,你来我往…
然而…
又有什么用呢?
苏甜开始想。
如果宇宙已经注定了毁灭,你们的厮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从十二境“神通境”开始,所有的力量都是基于“本宇宙”之上的。
换句话说,没有人能跳出宇宙。
一切从这里来,谈何离开这里?
她幽幽叹了口气。
道战层次之高,不是任何存在能够企及的。
就算是当年的阿弥陀佛,之前合道的太上,也不过是餐盘里的食物罢了。
想到这里,她收回看向那些厮杀场景的视线,再看向了眼前那一座黑色的巨山,轻轻道出一句:“你真傻,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