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gd5精品都市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笔趣-一百九十二.尋找她的黑影讀書-zzjly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一些蒲公英在暗道里,应该是从出入口钻进去的……不过问题不是它们,是驱魔人在暗道发现一条被封堵死的岔路。”城主助理频频去看时间,仿佛有什么正催促他。
冷情總裁愛上我
“封堵死的岔路被破开了,痕迹很新,可能是逃跑的前任城主留下的。问题是靠近那里的人们会情不自禁想要走进岔路,那些驱魔人先醒过来拽回清道夫,他们很奇怪地说理智值计数器没有反应……”
高校梟雄 零落笑笑生
城主助理不知道这些代表什么,只能将所有信息告诉陆离。
“听起来像是……”安娜想起些什么,这些信息让她感觉似曾听闻。
不知不觉走进去;理智值计数器没有响起;意志力更强的人可以抵御吸引。
“无底深渊。”陆离说道。
无底深渊事件的中止与严重结果令他记忆犹新:死亡调查员三十二个,包括一位传奇探员。退休调查员十七个,包括一位传奇探员。
可它应该荒芜之地某处,不该出现在主眷大陆……只是某种巧合?
“那些人怎么样了。”
“已经都回来了,除了有一位清道夫吓坏了其他人没有异样。”
“带我们去看看。”陆离披上大衣。
暗道有两条。一条从城主卧室通往花园喷泉下,另一条从喷泉通往城外某处。
他们来到花园时,同样装扮的驱魔人与清道夫聚在一起。而暗道入口喷泉被完全挖开,暴露在外界。
重生之王妃爬墻
一道矮小身影走向陆离等人,里面传来柔弱的少女声音:“哥哥。”
“多琳?你怎么来了这里?”多姆愕然,他刚想稍后就回去唤醒妹妹。
“哥哥,我又做那个梦了……”多琳的声音藏着恐惧。
“它离你更近了?”多姆神情变得不安。
那张鸟嘴面具点了点头:“它在找我……已经离我很近了……”
下堂皇後要拒婚 展顏歡笑
多姆压下不安,勉强牵起嘴角和陆离说:“陆离先生安娜小姐,我可以先处理些私事吗?”
陆离静静看向多琳一眼,和安娜走到地道入口旁。
存留弗拉伦德城的驱魔人由一部分守夜人和驱魔人组成,没有调查员——本该有的,但蒲公英笼罩而来时他们和大部分市民一样,没能反应过来。只有少部分守夜人和驱魔人避过一劫。
尽管如此,但站在陆离面前的驱魔人只有六位,这已经是弗拉伦德现存的一半驱魔人了。
他们告诉陆离地道里发生的事,还有清道夫们感受到的诱惑:“像是有什么在呼唤我进去……那种感觉我从未感受过,无法去形容……就好像……就像母亲温馨的爱。”
将怪异与亲情挂钩听起来很古怪,但也让岔路充满难以名状的诡谲怪异。
我用外掛撩神探 亭亭羽立
而意志力更强的人,比如驱魔人则只能感受到呼唤,没有附加的引诱。
“我的意见是,让意志力坚定的人重新堵住岔路,探索完暗道后守在那里,避免市民重新破坏墙壁。”
總裁照綁:惹火黑街太子爺
没人反对。他们不是探索欲旺盛的调查员ꓹ 而且比起探索,先将市民疏散出去更重要些。
至于如何知道意志是否坚定很简单:驱魔人大都拥有这项才能。或者挑选一些人靠近ꓹ 没被岔路深处的呼唤引诱就算过关。
陆离返回不远处的多姆兄妹身边,将安排告诉多姆,他会转达给城主瓦伦泰尔。
城主助理几次欲言又止ꓹ 扭头看了眼妹妹,咬牙说道:“我的妹妹多琳可能被怪异缠上了……你们可以帮帮她吗?”
陆离没回答ꓹ 偏头看向安娜。
“我没感觉到她身上有怪异的气息。”安娜冷漠答道。
“不是现实……是梦境。”多姆连忙解释。“妹妹,你来说吧。”
戴着鸟嘴面具防护的多琳轻轻点头ꓹ 虚弱地讲述起来。
她在两个月前患上了嗜睡症——一种总是过分困乏ꓹ 不知不觉睡着的病症。
幸运的是,多姆在妹妹患病前成为了城主助理,薪水足以让多琳看病,尽管效果甚微。
他们当然也寻找过驱魔人,不过多琳的梦大多是无序与醒来几十分钟内就会遗忘的混乱内容,没有任何结果。
多琳只好按照心理医生的嘱咐,在家休养。
变化出现在几天前ꓹ 多琳在下午的一次睡梦中惊醒,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醒来ꓹ 通常只有呼唤和铃声才能将她从熟睡里拉回现实。
这次梦境与以往不同ꓹ 她清晰记着过程ꓹ 就好像真实发生过:梦里多琳在家中醒来ꓹ 走到窗边,看到一道墨水般比黑暗更深沉的漆黑人影在远处街道上走动ꓹ 寻找着什么。
不知为什么ꓹ 多琳意识到那道人影是在寻找自己。这时ꓹ 远处的漆黑人影像是察觉什么转过头,多琳连忙躲开窗前ꓹ 恐惧与心脏跳动将她唤醒。
多琳只将它当做偶然的不祥的噩梦,毕竟谁都会做噩梦。
直到她第二次梦到这种场景。
与前一次相同,多琳在卧房醒来,不安的她走下床铺来到窗前,看到漆黑人影出现在比上一次更近的街道上。
她急忙拉起窗帘,爬上床铺,拼命想办法让自己醒来。
我的極品女房客
殺戮錄
“当时我在她身边……她捏着鼻子,差点憋死自己。”多姆心疼地说。
至尊寵魅之第一魔妃
仙少無敵
这次没人再拿它当作普通噩梦——尽管噩梦也有连续的,但性情开朗的多琳忽然换上嗜睡症本身就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奇怪状况。
如今变成憔悴,内向的多琳让多姆心疼,他继续带着多琳四处去看病,只是这一次从医生换成了驱魔人。
令人失望的是仍然没有结果,驱魔人们也找不到多琳噩梦的源头,理智值计数器不曾响起,探测污染源的同源物也不起效。这通常只意味着两件事:那只是纯粹地、连贯地噩梦;以及纠缠多琳的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怪异——并非所有怪异都能被勘测出来。
兄妹都希望是前者,那只是段糟糕的噩梦。
而就在刚刚,多琳因嗜睡症,短暂地沉入梦乡——
“我从梦里醒来,下意识去看窗户,然后……然后我看到那道漆黑影子就站在窗外,盯着我……”
多琳瘦弱的身体在颤抖。
“它发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