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zl8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432 比虛大會閲讀-q5142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如果以前,写论文对于张凡来说,其实就如小时候妈妈喊孩子写作业一样。青鸟的卢老就是张凡的家长,念念叨叨的说个没完,可孩子的主观能动性还是比较差的。
简单的出名,对于张凡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小了,或许是年轻,或许是还没感受到名望带来的好处,
我在末世有套房
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名望的好处还没能让张凡动心,可论文的价值已经体现出来了。在连大,张凡觉得没啥的三幅分解立体解剖图,结果换了三十万。
奪命神槍 稱雄天
感觉好像这种赚钱太容易了。这就如少年爱慕的时候,也就只是想拉拉同桌的小手,可一旦开了戒后,拉手都成了手段。
所以,现在张凡一听对方这样一说,立马心动了。毕竟有了房贷的医生是可怕的不是!理性的分析一波,张凡毕业三年多,目前已经算是有产者了。
魔都的一套房子,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位置还是不错的,抬头看就能看到托着球的信号塔,脚下一条发财河。虽然还欠着大师兄的一些房款,可也算是在魔都有了房子了。
还有茶素的三套房子,价格虽然不高,可也是资产不是,至于几辆车都不说了,现在虽然成不上富豪,可也算是小有身价了。
可张凡觉得,好像被生活给上了套了。现在赚的越多,好像钱越来越不禁花一样。张凡有时候其实也挺怀念当初在茶素刚上班的时候,那个时候,巴图偷摸给个三五千,他能高兴一晚上,当初第一次开车的时候,感觉自己都能飞了。
可现在,一两天拿过个三四万,虽然也很高兴,但绝没有高兴到当初三五千的那个程度,或许就是阈值的提升吧。
但ꓹ 手术的提升,应用手术技术ꓹ 现在却扔如同一个无法通关的游戏一样,让张凡痴迷的不要不要的。
其实,这就是男人。
虽然年纪在长ꓹ 爱好缺变化不大。
小的时候喜欢20来岁的大姐姐,到了中年仍旧喜欢20来岁的小妹妹ꓹ 就算七老八十了,扶着拐着还要靠墙ꓹ 仍旧喜欢20来岁的小姑娘。
对于游戏的兴趣永远不会改变。
除非生活压力才会让男人变的所谓的成熟。
手术台上的张凡一听人家这么一说ꓹ 心里当啷一乐。虽然张凡以前的时候没多少钱,除了刚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借了亲戚们的钱,后来就算自己去卖方便面,也没找人借钱,可现在虽然说是没啥压力,但借了师哥的钱,心里总是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
这也说明ꓹ 张凡做不了生意当不了大亨。
“呵呵,主要是我顾不过来ꓹ 我们医院的科研力量还不太行!”张凡一边缝合着皮肤ꓹ 一边像是谦虚的说着。
这话要是一个进修医生讲出来ꓹ 大家都会觉得ꓹ 嗯,对ꓹ 不光是顾不过来ꓹ 基层医院就要有基层医院的觉悟。
情妃得已:休掉妖孽爺 十二季
可张凡说出来ꓹ 大家怎么听,怎么觉得像是装逼ꓹ 可仔细一想,好像人家说的又是实情,毕竟茶素医院不管地处边疆不说,去年才成了边疆医科大的。
筆下的另一個世界
先不说茶素了,就算整个边疆,说实话也不甚厉害,可这几年出了一个张凡,就好像羊群里进去了一个骆驼一样。
张凡现在也学坏了,要是在以前,张凡绝对是这样说的:真的吗?哪我们可以合作吗?
当初李存厚运气好,碰到了还没被欧阳怎么调教的张凡,然后也算是老鸟欺负小鸟,连糊弄带咋呼的把张凡拉到了他的战车上,等上了车,原本想着带走,最好能弄成自己的学生最好。
结果,强中更有强中手,欧阳一套组合拳下来,茶素多了一个烧伤皮肤合作科室。
这中间,张凡不光学到了很多。不光从李存厚那里学到了实验室的一些技术,还从欧阳身上学到,怎么和李教授这样的人打交道。
所以,当张凡貌似谦虚的这么一说。
仙運無雙(桃運無雙)
乖乖,这就不得了。
主任们还好一点呢,可主任以下的医生,特别是一些即将要毕业的博士可就眼睛亮了。
而且,当张凡说完的时候,手术台上的器械经理,也凑趣的说道:“呵呵,要是张院不嫌弃我们公司小,我们可以投入一点科研捐助!”
一般的手术,是无需这种器械商排人上手术台的,可在骨科就不一样了,很多器械要安装,或者有些材料只能在手术当中准备。
比如胯关节手术的时候需要骨水泥。因为骨头是空心的,光靠摩擦力是固定不来插入骨头空心的器械,为了让器械更牢固,就需要用特殊的水泥。
这种水泥和哥俩好的胶水差不多,需要在使用前调配,一旦调配好,就必须要几分钟内使用,不然人家就凝固了。所以,骨科手术台上往往都有器械商的身影。
当张凡和器械商都在谦虚的时候。
津河的医生们都不好了,特么今天是比虚大会?
一个能和特种医院打擂台的医生说自己还不厉害。
一个全世界骨科器械公司能排前三的说自己公司不大。
其实这就是聊天的艺术,这就是带领话题的技术。
谦虚的聊天虽然有略嫌装逼的味道,可再有嫌疑,也不会出现大家抬杠的局面,往往越谦虚越不会,越吹牛越会导致抬杠的出现。可现在张凡带领着大家一起谦虚……
“呵呵,张院,你觉得我们津河的脊柱骨科怎么样,还能看的过去不!”老杨没想到张凡这么好说话。
要是一般的专家,用自己的手术出论文,别人想插一腿,开玩笑,蛋都能给扯碎了,可张凡竟然直接大方的敞开了胸怀。
所以,不光是老杨,其他几个主任都是陪着笑脸,心里一个比一个的感慨,“人比人就是气死人啊,年轻不说,胸怀还这么大!”
张凡笑了,真的是笑了,他等得就是这个结果。
虽然嘴上说着话,手里缝着肉,心里乐开了花。
这人,是个很奇特的生物,赶着不走,牵着倒退。张凡要是直接开口邀请,说不定还真有人觉得自己奇货可居,可要是像这样,大家就会觉得,这是个机会,赶紧冲,不然没位置了。
神兵小將 仙來客
“你们当然厉害了,华北地区执牛耳的医院,怎么能不行呢?你看看你们的班底,你看看,博士、硕士的,多厉害。”张凡停下手里的活,抬头巡视了一遍。
目光所视下,大家不约而同的挺起了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