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7c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三百四十九章 白骨之淵的史詩戰爭!-3oxcd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在此之前,余行出过最远的门。
三界至尊 唯我一瘋
还是之前应劫的时候,到国境边界走了一遭。
从地理意义上来说,也勉强算出了国。
虽然,实在没有看到什么不同的东西就是了。
而这一次,显然余行的人生成就直接完成了一次指数型的刷新。
他先是糊里糊涂地陪着师兄,回到了师兄所说的“院子”星球。
然后,又在诸多乱七八糟的地方周转了许多。
但就像是跟团旅游时匆匆忙忙的路途,实在没有太多空隙的时间让他去回味。
好在即将进入目的地的时候,师兄带着他在那个叫什么文明救助冒险团的地方歇了歇脚。
那里的酒蛮不错的,大家对他也很热情。
他也结识了一些朋友。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未能完整地记下他们其中的一个名字……
“嘶……”余行紧了紧身上的棉袍。
这还是文明救助冒险团的一个女术士送给他的。
虽然有些隐晦的担忧。
但出于稳妥起见,余行还是收下了。
蟲爺的聖杯戰爭 hansimglueck
事实证明:这并非一个错误的选择。
之前在余行的认知中,下位面应该就是一个类似于十八层地狱一般的地方。
反正鬼鬼怪怪之类的,不是活人该待的地方。
但他没有想过,这破地方这么冷……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余行觉得身上的温度又消逝了许多。
如果没有这个棉袍,余行觉得他大概……会感冒?
女王歸來之美男滾開
余行能够感觉到这个地方对他散发的恶意。
这种恶意犹如实质一般,就好像每一粒尘土都在朝着他咆哮:
震旦3·龍之鱗 鳳歌
滚出去!
但师兄似乎并不在意……
他持着杖站在那里。
并不高大的身躯,仿佛存在着某些无形的气场一般。
将恶意与黑暗,凭空切出了一片虚空!
“寻常的亡灵威胁不到你,但不要太过深入。”
就在这个时候,易春转过头看向余行说道。
余行:……
他觉得师兄太看得起他了……
他之前的“除魔卫道”的经历,向来都是以多对一。
这次变成以一对n,他觉得自己能正常发挥已经算不错了。
不过,余行还是很快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便看见易春对着后面挥了挥手。
下一瞬间,一种强烈、扭曲的空间紊乱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呈现在余行的视野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像是升腾的雾气将光线扭曲了。
但余行没看到其他的东西,所以他不确定被扭曲的究竟是什么……
很快,那种扭曲、混沌的场景消失了。
一个幽绿色的、仿佛光圈一般的东西出现了。
它像是一面镜子,或者显示器,里面展现着某些混沌的、无法看清的场景。
而下一瞬间,从里面钻出来的绿色身影,让余行知晓了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
空间传送门?
余行在心里暗暗想道。
随后,绿皮们宛如泄洪的潮水一般。
从幽绿色的传送光圈中不断涌出。
很快,它们便占据了余行所能够看到的绝大部分区域!
但敌人,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来得快。
“油滑的窃贼!”
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被负能量构建的铅云之上传来。
一刹那ꓹ 周围似乎变暗了许多!
即便余行不太了解对方所使用的语言。
但此刻,他能够听懂对方的意思以及那宛如实质化的愤怒!
“你以为这里是哪?——你的米窖ꓹ 还是蜜缸?”
“又一次!你胆敢踏足这里!”
“我要抽出你的灵魂,让它在白骨之渊的最深处哀嚎一万年!”
穿越之我是魔法公主
随着那震怒的声音,一个余行难以形容的恐怖身影出现在了苍穹之上!
它是凡物所难以直视的恐惧!
铅云包裹着它无比庞大的、宛如人形的躯体。
而在它右臂之下修长的、呈现出剑状模样的巨大武器。
更是让人怀疑ꓹ 它究竟是用来对付生命的,亦或是用来破碎山峦的。
余行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
他的呼吸、他的思绪ꓹ 都在他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停滞了!
恐惧,比空气还紧密地纠缠着他!而就在这一刹那ꓹ 余行看见了一道光。
不ꓹ 那应该是某个生命活动的轨迹。
只是他太快了,并且正释放着强烈的能量。
所以,在虚空之中留下了宛如光线的残余。
“轰!”
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余行只觉得一阵强风扑面打来,砸得他脸上有些生疼。
而地上散落的不知道腐朽了多少年的白骨,正纷纷扬扬地卷起!
这时,余行发现自己能够思考了。
而远处由骨粉掺杂着尘埃构建的白雾之中,那庞大的类人形生命却是猛地向后倒飞了一段距离。
就好像ꓹ 它被什么东西砸飞了一般!
“我不会像他们一样,宣告你的邪恶和罪行ꓹ 再予以你审判。”
高空中ꓹ 化身人形的易春手持无量劫凝视着大领主如是说道。
“我也不只会带来救赎和净化。”
“除此之外ꓹ 还有毁灭!”
下一瞬间ꓹ 野性的恶面在易春的身后凝聚出宛如猫状的猩红虚影!破碎!
在大领主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无量劫便在它狰狞的头骨上猛地落下!
一瞬间ꓹ 宛如巨大蛛网般的裂缝在大领主的头骨上弥漫开去!
巨大的打击让大领主眼中邪恶的灵光似乎都闪烁了几分!
但畏惧ꓹ 从不是属于亡者该有的情绪!
“再痛点!”
大领主嘶吼着挥舞着手中的巨剑。
它蛮横地将负能量构建的铅云都重重地劈开!
然后砸碎了易春的一个虚影之后ꓹ 狠狠地落在了下方的大地上!
“咚!!”
就像地震了一般,整块大地都沸腾了起来!
破碎的骨骼到处飞舞ꓹ 而凹陷的痕迹更是只见一片深邃的黑暗!
似乎是触发了什么东西。
无数的死者,从大地凹陷的痕迹中爬出!
它们用苍白的头颅和恶意的灵魂,凝视着更远处密密麻麻的绿皮。
一次狂热和狰狞的情绪,在它们冰冷的灵魂中激荡起来!
它们,嗅到了生……
“轰!轰!!轰!!”
就在它们还未展现出自己对血肉的邪恶饥渴时,连绵的炮火直接将它们吞没了!
我是一只妖 銀瞳的狐貍
“waaaagh!!!”
骨尊 漢隸
第一次,这个位面亘古的冰冷和死寂,被绿皮的狂热嘶吼彻底撕破了!
余行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天上的敌人太恐怖,他去只是送菜。
地下的敌人则太多了,他都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似乎看到了他这个呆愣样子。
一个绿皮跑过来,将手上的火炮塞给了他。
余行看着手中更像是玩具的火炮,愣了愣。
然后在绿皮的示意下,他尝试着扣动了扳机。
“咚!”
一个巨大的橘色火焰,直接从他手中的火炮喷出!
巨大的反震力和高温的烟雾,让余行瞬间晕头晕脑地震倒在了地上。
“艹……劲真大……”
余行闷闷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抹了抹脸上的黑灰说道。
但他似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剑来!身侧的法剑凭空而起,笔直地列于余行的背后!
艰涩而玄奥的法门,在余行的意识中激荡着!
下一瞬间,他运转法力,手行剑指:
“万剑诀!!”
余行大声嘶吼着!
在这样的场合下,似乎任何温文儒雅的表现都有些不怎么恰当。
反而野蛮的、粗俗的嘶吼,更能够赋予某种血脉贲张的力量!
好像生死、畏惧,都变得不再重要了一般。
余行体内的法力,犹如潮水一般倾泻而出!下一瞬间,身后的飞剑以一化二,以二化三。
一刹那,无数剑状的光影如箭雨般朝着亡灵得区域落下!
“哈哈哈!”
看着在剑雨下,不断化为飞灰的亡灵。
余行脱力地倒在地上。
我辈剑修当如是……
余行这样想道。
七公子①,腹黑老公來敲門 恍若晨曦
“卧……槽,你们别拖我啊!”
看着周围似乎发现了他脱力,合力将他往传送门那边拖的绿皮。
余行顿时无力而急切地喊道。
但显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于是,余行只能生无可恋地看着头顶苍穹正在爆发的激战。
然后,便被绿皮们拖回了安诺德……
淦!
余行看着头顶安诺德的天空无语凝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