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1iy好文筆的小說 一塊腐乳 ptt-腐之一去 總有的腐之結局推薦-f5ovz

一塊腐乳
小說推薦一塊腐乳
如今的路子,固定的生活节奏反反复复,偶尔寻求一丝解放的机会也一去不返,小小的改变终究无法动摇强大的世俗根基。早餐加块面包,午餐多个鸡腿,一点点微妙的变动也竟会让自己开心个整天。指尖下的文字,永远在回忆时才略发津津有味。描写当下的叨叨抱怨,也许会有那么一点,让你觉得我近在咫尺。
最後蟲群
没有工作的晚上,躺在床上的自己已不再翻阅朋友圈那属于别人的生活,晒出的图片映射着眼下一沉不变的日子。没有了发朋友圈的炫耀,不知何时,竟也会有人问起沉默的现状,也只能在意料之外的问候中,发掘时间的流失。
最近怎么样了?都在干嘛,怎么也没看你发朋友圈了?
我的青春完蛋了 梨渦淺笑
这个应该算是朋友吧,没见过面,不知是多远之前的一次摇一摇,两人才有了平行交线的可能。问的恰到时间,不知如何准确的回答,只能寒暄的交上了一份供人阅览的答卷。上班,兼职,看电视剧。简短概括,几个月的日子就总结成了这三个短句,看似是如此潇洒,不失坦然。
年轻就该努力,勤奋,刻苦吧,除了上班外加兼职,确实已经占满了除了睡眠吃饭以外的时间,就连追剧的习惯,也随之改为阶段性的大弥补。大热的网剧,烧脑的美剧,口碑的日剧,迷妹的韩剧,到了现在也只能见缝插针,虽说都是观者消遣的必备,却也消费着廉价的时间。
当然,关于工作的吐槽已经覆盖了整篇文章,除了电视剧,自然就是各种娱乐的笑点,想想这么认真的自己也是极少看这类妇女挚爱的,更多则是一些充满闲情批判的访谈。爱看金星秀,爱看圆桌派,毫无疑问优酷网的忠实粉丝,却自私的从未去享受下vip的待遇。时下过于揭露现实主义的少数访谈节目,应该是众多浮夸表演中的一则清凉,看多了虚虚假假的电视场景,实打实坐下来聊聊的节目,坐稳的依然屈指可数。
一分多钟的广告,也是刚好够自己在看剧前,特意排去体内的异物,从而不间断剧情衔接的固有习性。看视频从不会想弹幕,打赏与直播也是自己一直固执排斥的对象。不过,若是哪一天,自己不用考虑生存问题的时候,或许随意打赏的挥霍,会让自己得到一种评判他人的高尚姿态吧。记得在一部美剧中的一句话,当一种评价能用数字代替的时候,那你也便成了自己心目中的上帝。可是浩瀚宇宙,上帝背后的那个人,又是谁。
随意跳跃的思维,希望你能看懂。为他人活着与为自己活着又有什么区别,我们看着剧中的人物,想象着与现实完全不同的故事演绎,痴痴的掉入编剧铺好的纱网。语言的陷阱亦是如此,听书者与说书者的信息传递,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扑面的牙膏味。
是真的关心自己的近况嘛?要不试试换位思考?若是我这么问你,除了真的寂寞,那估计就是想听听你一团糟的生活。我就是这么想的。明知自己没有那么高尚,去祝福他人的优越,又何必问着自己不关心的话题呢。不过不要听我瞎说,那么多善良的孩子,也不缺我这一个了。
很想继续写下去,到这陆陆续续,间断的写了那么段日子,终于达到自己一万字的预期。与之前写小说情节完全不同的是,随记叙述的文字,总是比描写营造要来得直观与短暂。每段一千多字的阐述写起来,也明显比那三千多字乃至更多的小说情节来得困难。天马行空总是滔滔不绝,说的再多,总结的文字依然只有那么几行。原谅文章中过多不通顺的部分,语言的时而白话时而散文,不愿重复审阅那个键盘下的自己,也是自己最后的坚持。
顿觉自己23年的日子,能拿出手以供陈述的东西也就这么多了,期间有些记忆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一闪而过又记不起来不及写下的亦是更多,很多事件到现在也没有迎接他特定的结局。各自忙碌自己生活的我们又能在谁的婚礼上,喝到不省人事。
要是哪天心血来潮的把这文章放上网,想必期间出现的任何人物都想把自己置于死地吧。所以,虚~我能告诉的也便只有你了。
我想那故事梗概应该这么写:
起因:现实工作中的曲折驱使主人公开始从回忆中重新审视现在的自己,便有了在这一轮失败的自我救赎中,嗑瓜群众般的阐述。大学中的优越感在工作中已经不复存在,商业化的需求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孩子显得是如此的苛刻。纷扰的社会又给了这个孩子多少的挑战,期盼着属于自己的那个英雄,又在种种的不如意中寻求自己的掩饰的借口。
经过:失去了工作的自己开始怅惘,现实的不如意加剧着回忆的甜蜜。在远离家乡的大学挥洒的青春在此时变得是多么的兴趣盎然,海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就连每晚的梦,也显得如此鲜活。
重生之正妻逆襲
末世狩獵人 吉風冰
**:重新的审视自己才发掘,自己一切的不如意都是源于自己的自私,对工作的指手画脚,对男人魅力的馋恋,对他人莫名关心的批判,甚至对自己欺骗性的洒脱求欢,都只是在为自己的自私虚掩,英雄不是在你需要的时候降下,你需要的,其实就是你自己。惶惶不安的自己一度为了寻求精神的藉慰而跨出自己舒适的道德框架,然而精神上的满足还是无法掩盖言语间对于社会的那股愤愤不平,又在多次尝试失败之后,渐渐顺从这个时间长流磨去自身的棱角。
结果:结果是对自己的一种借口,这篇随记的最大目的也只是为了找人来倾听自己的抱怨。人就是这样,虚伪心理的满足感永远来自于周围嗑瓜群众的闲聊。总想找人发出怜惜的幸好来宽慰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存在感的寻找依旧那么乐此不疲,也许这样的随记,只能跃然于纸上,而并非呈现于屏幕。自己的固执却不愿让这一份辛苦埋没于书桌角落,也深知有人能看到的可能性不大,总有现实的人愿意你审视的吧。不要抹灭世界仅存的小小期待,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应该成为一种记录。
而在人物小传中,我应该会这样写:第一人称,自己或者我,人物一主人公便是自己,也许说的便是正在阅读的你。毕业之后事事不顺心的那个自己,在众多次的抱怨中选择了写下抱怨。等着那个注定的人发来怜惜的信号。自己所提及的那些事,便是不愿多说的苦难。
也该自我嘲笑一番了,实质性没有什么可叙述的内容,实在是为了让字数变得更加好看一些,或者更多的只是无用的吹嘘,也不知会不会有人上当,那上当的那个人,想必一定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一段时间的怅惘已经结束,也许在结束这篇文章的下一段日子,我会用另一种姿态写下另一段即将开始的人生。也许那会,因负债入狱的老爸会有新的起点,因破产迁居而失的小伙伴会一面而过,工资能准时到账,魅力大叔也能成为一名新进的父亲,海边的他们也会牵着各自小崽子闲话家常,所有的结局都有合理的安排,所有的文字都将有各自价值的体现。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白衣若水 糖
不管你能否耐心看到这边隐藏的小小结尾,写到这的我衷心希望不会有那个对号入座的人,遭遇有那么一个人去经历就够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写下自己的愤愤不平,其余剩下的便是属于你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