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z1k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討論-第1092章 你有張良計讀書-aclnn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不不不。”
青鱼却是摇了摇头,理性的分析:“神仙和妖怪都不归地府管,只有那种没有得道的精怪,才归地府管。”
“一道精怪得道了,或者修成了人形,那么就是管泰山府君管了。”
“所以说,神仙死了以后,魂魄会飘到泰山府去,在得到了泰山府君的指令之后,才能重新投胎。”
染指迷茫古代男
“哦……”
裴无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回应道:“如此说来,这个所谓的泰山府君的地位相当之高啊,甚至地位地府的阎王都要高啊。”
“那是当然的。”
青鱼洒然一笑,不紧不慢的回应:“根据金莲仙子所说,泰山府君的地位确实要在十殿阎罗之上,而且十殿阎罗的泰山王,就是泰山府君的儿子。”
“所以说,地府真正的主人其实不是十殿阎罗,而是泰山府君。”
“那就奇怪了……”
裴无名无奈的挠了挠头,苦笑道:“既然泰山府君官职这么多,那么为什么少泽作为一个小小的城隍,却要跑到泰山府君那里去述职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青鱼咧了咧嘴,嘀咕道:“也许城隍本来就是归泰山府君管的也未必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知道尉迟少泽过得很好,这就足够了啊,而且他还成了仙,日子比你潇洒多了,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为他担心了,还是多担心你自己的处境吧,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比他还要艰难得多。”
“嘿嘿。”
裴无名不由得嘿然一笑,感觉他说得也确实有些道理,现在自己确实是处境艰难。
“不说了这些了,咱们还是喝茶吧。”
裴无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冲着青鱼笑了笑。
“嗯。”
青鱼则是回应了对方一个笑容,然后二人对饮了起来,在这明月清风的山间,倒也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
喝了一会儿茶之后,青鱼忽然又眼珠子转了转,询问道:“裴公子,你打算一直待在这荔枝山吗?”
“不打算到其它的地方走动走动?”
“其它地方?”
裴无名不解的看了看青鱼,反问道:“现在世道这么乱,我能去哪里啊?”
“而且最近得到了道门法术录,我还想着尽快修习书中的法术呢,这荔枝山就是最佳的没事天福地啊。”
超級天道書院
“好吧。”
青鱼无奈耸了耸肩,笑道:“本来我还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去南疆走走呢,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没有兴趣了。”
“去南疆?”
裴无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一开始就知道南疆那个地方十分的危险,根本没有想过要到南疆去,尽管他一直都知道赵东来等人就在南疆,但为本着不给赵东来他们添麻烦的念头,所以他并没有想过要去南疆。
现在听青鱼这么一说,反倒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
“南疆有什么好去的?”
“或者说,你打算去南疆吗?”裴无名疑惑的望着青鱼,想要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出一点点蛛丝马迹。
絕世邪神 風狂笑
“对啊。”
青鱼无奈的点了点头,苦笑道:“今天下午金莲仙子给我下的命令,让我到南疆去走走,看看南疆的魔族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另外也有很长时间没有韩湘子他们的消息了,金莲仙子有些担心,所以让我去打探一下,看能不有找到韩湘子他们。”
“原来如此……”
裴无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是金莲仙子的命令,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毕竟金莲仙子那么智慧的神仙,她做的决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你什么时候动身啊?”
“不会马上就走吧?”裴无名饮了一杯茶,饶有兴趣的询问。
“不会。”
青鱼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沉声道:“等到你把女鬼春花的事情解决之后,我才会离开,在此之前,我还要保护你的安全。”
“那太好了。”
见青鱼居然如此重情义,裴无名的心中着实是有些被感动到了,都说世人怕妖魔鬼怪,但实际上,他见过的许多妖怪,似乎比凡人更重感情,于是乎,裴无名对于妖怪的看法,又有了极大的转变。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找你喝茶。”
“我相信明天春花的事情,应该也会水落石出了。”青鱼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信步走出了正厅,独自一人回转万绿湖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裴无名便下山去了何泰家里,帮助何泰一家干农活,而且还刻意从何员外的门口经过了一次,并且成功让何员外注意到了他的出现。
当二人在门口四目相对的刹那,何员外的神色明显的变了一变,瞧那神情似乎对于裴无名的出现非常诧异。
不过二人似乎也有些心照不宣,所以并没有上前交流和沟通。
等到回到了何泰家里之后,裴无名立即把何泰与何大婶二人给叫到了正厅里,打算与他们商量一下眼前的事情。
“无名,突然把我们召集起来有什么事情吗?”何泰一脸的不解的望着裴无名,见他神色十色凝重,便知肯定是什么大事要商量。
失寵:檢察官皇後 一溪明月
“何叔,你们可能要上山去避一避了。”
裴无名正了正神色,将之前在山中遇到杀手刺杀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何泰。
之后又强调:“今天我刻意经过何员外的家门口,他看到我的时候十分诧异,显然是感觉我不应该在这一刻出现。”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甚至有可能县太爷派杀手来杀我,就是何员外示意的。”
恰似你的溫柔
“不会吧?”
尽管何泰如今也已经看穿了何员外道貌岸然的嘴脸,但是想到何员外居然还敢找杀手杀人,这不免让他这个小老百姓有些感觉不可置信,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淳朴的山里人罢了,杀人放火之事,他是不太敢相信的。
夏琳琳升職記 濃情咖啡
“怎么不会?”
旁边的何婶则有些不满的嘀咕:“之前咱们也都以为何员外是老好人,但谁又知道春花这个小姑娘居然会被他们何家侮辱至死呢?”
“既然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那么杀人灭口之事,他就更加敢做了。”
“依我看啊,还是听从无名的安排,先到山中去避两日吧,否则何员外真的要迁怒咱们的话,那咱们两个老头老太太,还真抵挡不了他们的迫害,而且咱们也不能给无名惹麻烦啊,他现在对付何员外已经够幸苦了,咱们不能再让他分心。”
“也罢。”
见何大婶说得也有些道理,何泰点了点头,沉声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到草庐里避上几日,等到何员外伏法之后,咱们再下山也不迟。”
“那太好了。”
见他们两们都答应了下来,裴无名连忙帮着二人收拾相关的行李,然后一起往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中疾步而去。
对于何泰夫妻而言,这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也并不陌生,他们早年也常到山中走动,所以到了曹溪草庐之中,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根本不会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安顿好二人之后,裴无名又到屋子前的空地上练了半天的功,直到天色逐渐转黑之后,他这才收了功,回到屋子里吃饭。
“无名,你说那几个杀手今晚会不会过来啊?”何大婶一边吃饭,一边疑惑的望着窗外,眼神里似乎有些忐忑,又有一些期待。
“应该会来。”
裴无名淡定的笑了笑,分析道:“这些杀手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只要给了他们足够的钱,那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所以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嗤嗤……”
就在这里,一枚流星镖从树林里飞了出来,径直插在了屋子的门框边。
“这不是来了吗?”
裴无名咧嘴一笑,朝着何泰夫妻叮嘱:“一会儿你们两就在屋子里,不要到处走动,我出去会一会这几个杀手。”
言罢,裴无名身形一恍,朝着屋子外飞跃而去,身法敏捷轻灵,倒像是一只轻快的鸟儿。
飞落在屋外的溪水边时,昨晚那五个杀手早就已经在溪水边等着他了。
裴无名抬眼打量了五人一眼,见他们仍然与昨天的装扮一样,不过身上倒是少了一些杀气,心想着事情应该是成功了,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放松。
“怎么样?”
“昨天吩咐的事情办妥了吗?”裴无名洒然一笑,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妥了。”
那为首的杀手扬了扬眉,右手轻轻一挥,一个白色的纸团在夜色下闪了闪,飞到了裴无名的面前。
裴无名则是随手一抓,将那纸团给抓到了手掌心中,之后缓缓的打开纸团,仔细阅读起纸团上的内容来。
不过仅只是看了一眼,裴无名便有些喜出望外了,正如他所料的那般,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确实是有亲戚关系,而且双方的关系还挺深厚的。
“很好。”
裴无名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笑道:“这里是一千两银票,其中四百两是昨天的酬劳,而剩下的六百两,则需要你们再帮我跑一趟,去羊城找到羊城的巡府大人张道台,然后把一封文书给他。”
说话的同时裴无名已经右手一挥,将一张银票和一封文书扔到了杀手的面前。
那杀手面不改色的接过了文书,略一思忖,便答应了裴无名的要求。
“仅只是把文书交给张道台大人而已吗?”
“不需要我们帮你杀了县太爷与何员外?”杀手头领有些不解的望着裴无名,对于他的这个决定,似乎并不是特别理解。
冷少爺獨寵迷糊妻
“不需要。”
裴无名摇了摇头,吩咐道:“只需要把文书交给张道台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不过你们得确保张道台看到了文书的内容,明白吗?”
“放心吧。”
杀手头领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此事应允下来,之后也没有过多停留,第一时间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荔枝山,朝着羊城的方向奔袭而去。
“哼哼。”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裴无名却是冷冷一笑,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怎么样?”
“把杀手都打发走了吗?”
回到屋子里之后,何泰连忙询问了起来,神情间满是关心的意味。
“打发走了。”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最迟明天下午,何员外与县太爷就要倒大霉,到时候咱们只管看热闹就是了。”
“真的假的?”何泰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似乎不太明白裴无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然是真的。”
裴无名咧嘴笑了笑,解释道:“原本我只是想把何员外一个人正法而已,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县太爷居然与何员外狼狈为奸,想置我于死地。”
“现在我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他们两其实是亲戚关系,而且何员外这些年一直用钱贿赂县太爷,两人暗中勾结做了许多的坏事。”
“正好那羊城的巡府大人张道台,当初在长安城的时候曾受过我的恩惠,我写了一封书信给他,让他出面帮我解决了县太爷和何员外。”
“看吧,不出明天下午,他们两的恶行就会昭然天下。”
“那太好了。”
见裴无名已经把事情完全安排妥当了,他心中那叫一个爽快啊。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似乎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尤其这何员外如果不认罪的话,那岂不是白忙活?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追问道:“无名,你说这何员外和县太爷会认罪吗?”
“万一他们两抵死不认罪,那可怎么办啊?”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裴无名耸了耸肩,笑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最迟明天下午,就会有一个证人出现,到时候容不得他们抵赖。”
“总而言之,明天你们带着附近十里八乡的百姓一起过来看好戏吧,人越多越好,我要让他们何家的颜面丢尽。”

1x1ry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東遊記 塞上孤客-第1091章 我也是第一次死分享-pkikw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对啊。”
领头杀手冷静的点点头,回应道:“就在今天下午,我们兄弟几人接到了一个任务,让我们赶到荔枝山中,诛杀一个叫裴无名的人。”
“由于时间紧迫,我们也来不及调查你的来历,就把这个单子给接了下来。”
“但是哪里料到你居然是京城来的大官,而且还是大理寺的寺卿,要是早知道是这么一个活,我们是无认如何也不可能接单的。”
“而且这一单只拿了两百两银子,像你这种大人物,至少也值一千两银子啊。”
“哦……”
裴无名冷静的点了点头,反问道:“那你们可知道县太爷为什么要杀我,或者说,他有没有透露一点关于这件事情的原委?”
“毕竟我和你们所说的县太爷八杆子也打不着啊,更不认识他这号人啊,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杀我?”
抗日狂花
“我这就不清楚了。”
领头杀手耸了耸肩,嘀咕道:“你知道我们杀手是有职业操守的,一般情况下只拿钱,不问话,他为什么杀你,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对。”
“如果你不知情的话,那你可以回想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得罪了什么人?”
“一般情况下,杀人不外乎就是名利,钱财,情杀等等。”
“而你们两人同朝为官,我看名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不可能。”
并没有半分的思考,裴无名立即摇头否认:“他一个小小的县官,我还不放在眼里,而且他还是在岭南一地为官,与我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可能有名利方面的冲突。”
“最重要的是,我来这里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朝廷的人,除了荷花村的人知道我来自京城之外,其余的外人根本不知道我的来历。”
“至于情杀,那就更不可能了,我裴无名到现在还是单身男子,哪里来的情杀?”
“而钱财,似乎也不太可能啊,我并没有妨碍县太爷敛财吧?”
“如果今天不是你们来杀我,那在我的潜意识里,根本连想都不会想到县太爷会派人来杀我,因为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真的太遥远了!”
緋色沈淪 水晶小狼
“那就奇怪了。”
领头杀手疑惑的摇了摇头,嘀咕道:“既然不是名利和钱财,也不是情杀,那会是什么呢?”
“这县太爷总不至于吃饱了撑的,派人来杀朝廷命官吧?”
“一个普通的县太爷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啊,你肯定是触犯到了他的利益,他才会这样做的。”
“也许吧。”
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忽然想到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毕竟他今天上午才威胁了何员外,晚上县太爷就派人来刺杀他了,这也太凑巧了吧?
想到这里裴无名又冷静的询问:“你们可知县太爷与何员外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或者说,他们是不是亲戚关系?”
“荷花村的何员外?”
领头杀手眼珠子一转,疑惑道:“似乎早年也曾听人说过一些风言风语,好像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走得比较近,至于他们有没有亲戚关系,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而且这也不是我该去探寻的事情,咱们还是聊正事吧。”
“裴公子现在打算怎么办,是直接雇佣我们去杀了县太爷,还是与我们大战一场,然后两败俱伤?”
“嘿嘿。”
裴无名当场嘿然一笑,朗声道:“两败俱伤的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做的,但这县太爷我肯定也不会放过他。”
“这样吧,他给了你们两百两银子来杀我,我给你们四百两,也不要你们杀人,只需要在我查清楚,这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的关系就可以了。”
“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到荔枝山来把得到的消息告诉我,我把四百两如数奉上,如何?”
“就这么简单?”
领头杀手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裴无名,反问道:“不用杀人,也不用流血,只需要打探一下消息,就能得到四百两?”
“你不会骗我们吧?”
“我有这个必要吗?”
裴无名厥了厥嘴,冷笑道:“我可是在这荔枝山中长住的,你们明天直接过来拿钱便是,我能逃得了初一,还能逃得了十五?”
“何况这岭南也是你们的天下,我能逃到哪里去?”
“所以你们只管去做就是了,钱我一会也不会少给你!”
“这……”
领头老大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裴无名的话,毕竟此人好歹也是在大理寺待过的人,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大哥,不妨相信他一次。”
身后的杀手凑到他的耳边,嘀咕道:“反正他也走不了,咱们相信他一次也不妨事吧,何况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啊,万一成功的话,那可是有四百两呢,这可是咱们一个月的收入了。”
“好吧。”
领头杀手略一点头,同意了裴无名的交易。
“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咱们就在溪边交易,到时候我带给你情报,你带给我银两,咱们买定离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好说,好说。”裴无名冲着领头之人笑了笑,然后信步朝着屋子里走去,此时他已经确信对方上了他的勾,那么接下来就看大鱼浮出水面了。
“撤……”
那领头杀手在确定了交易之后,也没有在山中多作停留,当场领着他的几个手下杀手飞进了树林里,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九轉陰陽 紛卿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个杀手也确实是合格的杀手,而且刺杀水平很高,甚至不比长安城的一些杀手差。
可惜杀手们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贪财,只要有钱,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
说句难听点的,万物皆可出卖,就连家人都可以出卖,问题是对方出得起这个钱,那么杀手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等到一众杀手离开之后,裴无名又重新找了一个木桶,到溪水边打了水,然后烧了一壶开水,心想着青鱼也差不多快要到来了,他索性就一边喝茶,一边等着青鱼的来临。
“咻……”
裴无名大约也就一杯茶下肚的样子,门外一道绿光闪了闪,青鱼的脸庞已经浮现在了夜色之中。
他看起来似乎心情非常不错,笑意盈盈的样子仿佛捡到了宝似的。
“青鱼兄,你可算来了。”裴无名冲着他咧嘴笑了笑,起身招呼了起来。
“等我很久了吗?”
青鱼则是眉毛一扬,笑道:“方才我看你应付那几个杀手挺得心应手的啊,根本不需要我来帮忙啊。”
“那当然。”
裴无名闻言不由得笑道:“我裴无名可是大理寺的寺卿,这些年尽是和一些亡命之徒打交道,应付这些杀手自然不难。”
“不过话又说回来,青鱼兄既然早就到了,那为什么在我受到偷袭的时候,不出来相助呢,这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
“咱们两好歹也是一起下过地狱的友情吧,难道青鱼兄这么快就忘了吗?”
“哈哈哈。”
见裴无名如此风趣,青鱼不由得大笑道:“我当然没有忘啊,不过我也知乎那几个小小的杀手奈何你不得,所以就想看看你的功力到底如何。”
“不过话又说回来,单就你的剑法和武艺来看,其实比我当初遇到的韩湘子要厉害一些。”
“当然现在韩湘子有了奇遇,一切就不一样了。”
“嗯。”
对于青鱼的夸奖,裴无名当然也是接受的,因为之前他在长安城的时候,曾与韩湘子联手对付过东海恶蛟,自然也知道韩湘子的武艺略有不如。
“对了……”
这时裴无名又话锋一转,好奇的询问:“这县太爷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会派人来杀我,你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这个问题?”
“解答不了。”
青鱼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对于这个所谓的县太爷,我也不是特别了解,因为我常年待在荷花村和荔枝山中,很少到曾城去走动。”
“不过这个县太爷我倒是见过一次,是个白面秀才,人长得倒也儒雅,但是人品不怎么样。”
生包子,不許停 零落莫傷
“这几年百姓对他都是怨声载道的,但至于他为什么杀你,我就不太清楚了。”
“按理说以他那种人的地位,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和你这个有朝廷背景的人结怨才对,我想你可能是真有什么地方妨碍到他了,所以他才会花大价钱请杀手来除掉你。”
“是吗?”
裴无名眼珠子一转,嘀咕道:“可是我不认识他啊,所以我猜测,他会不会和何员外有关系啊?”
“而且到目前为止,我感觉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可以说得通的解释了,其它的方面我是真的没有料到。”
“还有……”
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反问道:“这个县太爷叫什么名字,你总应该知道吗?”
“陆兼。”
青鱼毫不犹豫的从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接着又沉声道:“陆兼这个人年纪并不算大,只有40岁不到,而且坐上县太爷这个位置也没有多久,才两年多而已。”
“由于这个人平日里深居简出,所以我并不了解他。”
“但话又说回来,你不是已经派了那两个杀手去打听消息了吗,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应该很快就会有回音的,所以这件事情你也不用过于担忧了。”
“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再考虑这个县太爷的问题吧,反正他一个小小的县太爷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而且他也是眼瞎,惹谁不好,惹你这么一个长安城来的朝廷命官,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他这就是寿星公吊劲——嫌命长。”
“哈哈哈。”
见青鱼如此风趣,裴无名不由得笑道:“你说的对,这件事情暂时不用去搭理,就算那几个杀手真的要动手,我也不放在眼里。”
“另外……”
说到这里裴无名又顿了一顿,询问道:“先前我让你帮我问的事情,问的怎么样了?”
“金莲仙子有没有告诉你泰山府君和尉迟少泽之间是什么关系?”
“问了。”
青鱼冷静的点点头,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逻辑思维之后,回应道:“泰山府君其实是一个古神,他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位面因果系統
“根据金莲仙子的说法,这个泰山府君的资历其实比金莲仙子还要老,而且他的地位之高,仅次于三清圣人而已,在六界之中绝对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泰山府君的权利极大,大到超出你我的想象范围之外。”
“这么大的权利?”
裴无名心中一惊,嘀咕道:“他不会比玉帝的权利的还大吧?”
“可以这样说。”
青鱼洒然一笑,反问道:“我来问你,凡间的凡人死了之后,一般去哪里?”
“地府啊。”
裴无名不假思索的回应:“这问题不是有些太简单了吗,咱们刚从地府回来,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凡人死后去哪里?”
“嘿嘿。”
青鱼并没有立即反驳,而是继续反问:“那你说说看,妖怪死后去哪里,神仙死后又会去哪里呢?”
“这……”
这个问题确实是一下子就把裴无名给问住了。
在他的潜意识里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他认为妖怪和神仙都是不死不灭的,不然这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千年精怪呢?
而神仙就更不用说了,神仙在他们凡人的眼里就是无敌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死?
“神仙……会死吗?”
“我以为神仙是长生不老的……”
“是长生不老啊。”
青鱼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回应道:“妖怪或者凡人飞升成仙之后,都会在天河里洗一澡,从而把凡身洗成金身,这个时候神仙就不会轻易的死了,至少寻常的兵器是杀不死神仙了。”
“而且神仙的寿命也是极长极长的,但不代表神仙不会死,在遭受到大法力的攻击之后,神仙也是会死的。”
“那你猜猜看,神仙和妖怪死了之后,会去往哪里?”
“应该也是地府吧?”
裴无名挠了挠头,苦笑道:“按理说死了的人都归地府管,估计神仙和妖怪也是一样的。”

mbgo6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 線上看-第1089章 大理寺卿的危機相伴-fpqtm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摔伤的啊。”
何天眼珠子一转,不假思索的回应:“昨天晚上他睡觉的时候,不小心从床上掉了下来,然后就摔断了腿。”
“大夫已经帮他将断腿给接好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他得休养几个月才行了。”
“行吧。”
裴无名略微点了点头,然后匆匆的吃完饭,便随着何天一起往何员外家里走去。
何员外早就已经等得有些焦急不已了,见何天终于带着裴无名回来了,他内心那叫一个狂喜啊。
连忙领着夫人和其他的家眷一起冲上前来迎接裴无名,那派头也确实是十足。
“裴公子,你可算来了。”
何员外一脸欣喜的走上前来,冲着裴无名叫嚷了起来。
“唔。”
裴无名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礼节性的回应:“何员外,这两天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这……”
何员外有些尴尬的与其对视一眼,苦笑道:“家里倒也没有再发生命案了,只是何君昨天晚上摔断了腿,我怀疑这可能与你们那天说的鬼怪有关系……”
“是春花干的。”
裴无名并没有半分的犹豫,当场便点头道:“这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所有一切都是春花干的,而且她前天晚上就已经找过我了,让我不要管你们何家的闲事。”
“啊!”
“是春花”何员外一脸惊奇的望向裴无名,眼神里的恐惧之情表露无疑。
尽管他早就已经怀疑是春花在暗中作怪了,但是一直也没有直接的证据,现在听裴无名这样一说,他心里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没错,就是他。”
裴无名谨慎的点点头,沉声道:“今晚春花应该还会过来找麻烦,不过你们家里有我那柄佩剑镇着,她没有办法伤人害命,只能把你们弄伤弄残而已。”
“裴公子,你一定要救我们啊!”
何员外当场疾呼:“事关我们全家老少几十口人的生死,裴公子无论如何都要出手才行啊……”
“放心吧。”
裴无名摆了摆手,回应道:“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不过在救你们之前,我得先把事情的原委给弄清楚才行。”
槍神遊戲 清流世上少
“毕竟女鬼春花不会无缘无故的跑来杀人,她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何员外能够配合我进行调查,只有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弄清楚了,我才能更好的对付春花,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那……”
何员外有些尴尬的扫视裴无名一眼,之后又将目光挪到屋子里其它人的身上,随即吩咐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是,老爷。”
其余的那些奴仆闻言一个个都听话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何员外和裴无名两个人而已。
“裴公子请坐下来用茶。”等到众人都退走之后,何员外连忙给裴无名端茶倒水,确实是十分殷勤。
“不用客气。”
裴无名摆了摆手,并没有接他手中的茶杯,而是正了正神色,询问道:“那么现在可以开始问话了吗?”
“可以……可以……”何员外苦笑着点了点头,一脸的唯唯诺诺。
“春花是怎么死的?”没有任何的绕圈子,裴无名当场便直指问题的正中心,可以想象得到他有多么的直接。
当然这件事情也确实已经拖得够久了,他不想再就这件事情而浪费时间。
“她……她是……”
何员外有些胆怯的望着裴无名,心中早就已经纠结不已了。
一方面他心里也清楚,如今想要把这件事情解决的话,那就必须得依靠裴无名才行,可是他又不想把自己族中的丑闻说出去,所以心中十分纠结。
修神道 夏風
“她确实不是自然是死亡,是被打死的。”
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何员外的嘴里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至于这句话的真假,暂时还无人能知。
重生之孔明異世點將錄 仆王之王
“被谁打死的?”
“为何要打死她?”
“你们不知道要死人是犯法的事情吗?”裴无名神色一正,朝着何员外疾声追问了起来。
大道輪回
“当然知道……”
何员外有些惧怕的望了裴无名一眼,随即压低了声音说:“原本我们也没有想过要打死春花的,是因为春花经常在家里偷东西回去,被看家的护卫发现了,她想逃跑,最后被护守失手打死的。”
談妖說鬼
“我想你应该也调查过春花的家庭情况了吧,她父亲常年生病,根本没有钱买药。”
“我们正是看春花可怜,才会收留她在家干一些粗活的,哪里料到春花居然在何家偷东西出去卖。”
“这种事情发生了还不止一次,只是之前我知道她家里困难,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料最后被护卫撞见了,所以她才会被打死的。”
轉世少年 紫雪戀歌
“真的吗?”
听着眼前这个气质上佳,但是满口谎言的老头子在自说自话,裴无名几乎忍不住快要笑出声了。
但是他心里也清楚,现在还不是揭穿对方的时候,这件事情最好由他自己当着所有乡亲的面说出来,才能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以他的狡猾程度,搞不好又会狡辩,那到时候就又要生出许多麻烦事。
“就算这是真的,她也罪不至死啊,那你们把她打死之后,就没有为这件事情付出一点代价吗?”
“或者说,一个大活人凭白无故的死了,官老爷也不管一管”裴无名装作一脸迷茫的询问,但却并没有否认对方的说法,如此一来,也就能暂时麻痹对方,使他不对裴无名生出太多的怀疑。
“不不不,裴公子误会了。”
何员外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当时因为考虑到我们何家的声誉问题,也考虑到春花自己的声誉,所以就没有把她偷东西后情给说破,只是对外宣称她生病死了。”
“但是她的身后事都是何家处理的,后来也给了一笔钱给春花的父亲,所以裴公子千万不要误会,我们何家并没有做甩手掌柜。”
“罢了。”
裴无名耸了耸肩,淡然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反正人都死了,再说这些也没有什么太多意义了。”
“这样吧,你今晚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告诉我的,明天上午我再过来,你把遗漏的地方告诉我。”
“之后我便开始帮你们对付春花,不过我得提醒何员外一句,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直接影响到我是不是会帮你们对付春花,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说真话。”
“毕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人也许会犯错误,但不会一直犯错误,及时的纠正自己的行为,这样也许会有一线生机,一味的隐瞒,只会把问题越弄越大,最后不仅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家人,明白吗?”
豪門癡纏:毒寵灰姑娘
说完后裴无名也不等他作出回应,便起身朝着屋外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何员外的视野中。
对于裴无名临走时的那一番话,显然也是把何员外给吓到了,他是一个聪明人,自然是听出了裴无名话里的意思。
换而言之,他也许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这背后的真相,之所以还要说这一番话,明显是准备给自己最后一个赎罪的机会。
想到这里何员外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他知道自己同时遭遇了两个极难对付的敌人,一个是女鬼春花,一个是裴无名。
对于女鬼春花,何员外目前暂时是没有办法对付的,毕竟鬼怪这种东西,肯定不是他一个凡人有能力与之抗衡的。
此山乃我開
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裴无名相对来说就容易对付多了,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如今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府上的秘密,好就留他不得了。
等到把他除掉之后,再去请个道士来捉鬼,同样也能解决了春花,而且还能使家族的秘密保留。
但若是裴无名不死,那么关于春花一事,早晚会被他给捅出去,那到时候他们何家在这荷花村可就待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心中已经拟定了一个弄死裴无名的计划。
裴无名离开何家之后,并没有再去何泰的家里,因为他也已经隐隐预感到这个何员外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所以这个时候不去何泰家里,就是对何泰一家子最好的保护,否则很容易就会把何泰给牵连进来,那样的话就会受到无辜的伤害,这是裴无名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径直回到了荔枝山的草庐中之后,裴无名又在屋子里找了找兵器,由于他已经料到何员外有可能会对他下手,所以找个称手的兵器也确实是当务之急。
錯婚謎愛:神秘老公有點壞
好在这张果老的家里兵器还真不少,而且张果老以前就是研究剑法的,所以家里的剑也很多,有几柄还是古剑,比裴无名自带的佩剑还在好用许多,这倒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找到了佩剑之后,他又将那本无尘道人赠送的道门法术书找了出来,趁着还有时间,他细心的研读了起来。
裴无名本来对于道门法术就有着极高的兴致,如今又有五十年的功力加持,学起来可以说速度飞快,不一会儿就领悟到了养元术的精要,自顾自的坐在屋子里修炼了起来,很快来到了入定的境界。
腹部下方的气海丹田之中,一股真气不断的流转过来,继而从他的全身流淌而去,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力量也越来越大,一转眼的功夫就在他的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而且运转一周之后,他的真气又增加了几成,比之前五十年的功力要更加澎湃一些。
最重要的是,这些真气在他体内流转一周之后,居然连同他的六识也被带动了起来,似乎越发的敏锐了。
这对于习武之人而来,绝对是天大的收获。
之前裴无名的功夫虽然也算不错,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武林高手罢了,没有内力,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灵识,但现在他的耳朵却已经可以听到屋外鸟儿煽动翅膀的声音,甚至游鱼戏石的声音都能听到,这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般的进步啊。
“这道门功法也太厉害了吧。”
裴无名缓缓睁开眼睛,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暗叹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现在的他和一刻钟前相比,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样。
最要紧的是,他这才修行了一天,就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进步,如果长此以往修行下去,那结果会怎么样呢
对于眼前的巨大的进步,裴无名自己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踢踏……踢踏……”
就在裴无名暗自欣喜之时,屋子外面的树林里似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声音并不算大,而且屋外还有流水声的掺杂其中,若换作平时,裴无名必然无法听到这一阵脚步声,但现在他的整体修为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轻松的便听到屋子外面的声音。
星際骷髏兵 張大牛
当下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何泰应该不会到山中来看望他才对,而且现在天也快黑了,何泰一家人还要磨豆腐,也不可能有时间上山。
但是险了何泰之外,村子里的其它人与裴无名之间并没有什么往来,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曹溪草庐来啊。
所以,唯一有可能到曹溪草庐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何员外。
想到这里裴无名嘴角微微一扬,心中极有可能是何员外要过来找他麻烦了,毕竟他临走之前那一番话,肯定已经引起了何员外的注意。
理论上来说,裴无名那番话,其实是想给何员外最后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就看何员外能不能悔过了。
如果他不能悔过的话,那么最后那一番话的提醒,就会变成致命的毒药。
“奇怪……”
裴无名这时又眼珠子一转,感觉有些诧异不已,因为此时裴无名又听不到屋子外的动静了,或者说,屋子外面树林里的人似乎已经离开了,又或者潜伏了下来,总之此刻浑然没有了半点的动静。

70di7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東遊記 線上看-第1088章 泰山府君的傳聞讀書-ygdbg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想不到咱们还能活着回来。”裴无名侧身望了青鱼一眼,忍不住打趣了起来。
“是啊。”
青鱼也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附和道:“我还以为咱们的小命可能要交待在地府了呢,这回运气真是不错……”
“不过……”
说到这里青鱼又面色一沉,提醒道:“裴公子,以后这种差事,你可别轻易再接了,咱们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的运气,下次再进地府,可能就不是游玩一圈那么简单了。”
“我明白。”
裴无名重重的点了点头,不用青鱼说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的。
“对了,方才孟婆所说的泰山府君又是什么啊?”
“尉迟少泽作为城隍爷,为什么要跑到泰山去述职啊?”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Jarro
“他既然是阴间的神仙,那不是应该向十殿阎王述职才对吗?”裴无名一边往草庐的方向走,一边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对于之前在地府孟婆那一番话,他显然是有着极大的好奇心的。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青鱼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一脸迷茫的回应:“对于这个泰山府君,我了解得并不多,不如我先回万绿湖中去问了问金莲仙子,然后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如何?”
“也罢。”
他也知道青鱼不过是一个小妖,对于六界之中的见闻也是有限的,倒也并没有过多的为难青鱼。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向金莲仙子报个平安吧,我则回村子里去向何婶报平安,然后再到何员外的府上去看看,以防他们把何元给埋了。”
“好。”
青鱼冷静的点了点头,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溪水之中,化作条青鱼迅速的离开了。
等到青鱼离开之后,裴无名先是回到草庐之中洗了个澡,将身上的晦气给清洗掉,然后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这才朝着山下疾驰而去。
末世物資供應商 自閉的可達鴨
到何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要正午时分了,何泰的妻子正手提着一个食盒往外走,瞧那情形是打算给谁送饭。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裴无名已经迎面而来。
“何婶,你这是要出去啊?”裴无名走上前去,饶有兴趣的询问。
“无名,你来啦?”
何大婶内心一喜,笑道:“我这不是想着给你送点午饭过去嘛,哪里料到这才一出门你就回来了。”
“哦哦……”
见何家夫妇对他如此关心,裴无名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不已。
“您不用如此麻烦,我在山中饿不着。”
“再者说了,好荔枝陡峭,您来来回回的奔走也不方便,万一受点伤那可就麻烦了。”裴无名笑了笑,冲着何大婶打趣了起来。
“不妨事。”
何大婶则是点了点头,然后与裴无名一道往屋子里走去。
此时何泰也早就已经听到了二人的说话声,走到了院子里来打量。
“何叔。”
我的年輕老師 北川清一
裴无名走进院子之后,看到何泰那张满是风霜的脸庞,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动不已,能够再次回到阳间,并且见到自己敬爱的人,这是多少幸运的事情啊。
“吃饭了吗?”何泰则是关切的询问。
“还没,我这不是下山来蹭饭吃吗?”裴无名哈哈大笑两声,与何泰夫妻二人往屋子里走去,三人看起来十分亲近,就像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样,十分亲近。
“这两天村子里可有什么情况?”裴无名坐下来之后,端起饭碗便询问了起来。
“有。”
何泰眼珠子微微一转,压低了声音回应:“你不在的这两天,何员外家里又出事了,他大儿子昨天晚上摔断了腿,据说还挺严重的。”
“本来何员外是打算今天安葬何元的,现在大儿子受了伤,下葬的事情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
“我知道了。”
裴无名略微一点头,沉声道:“肯定是女鬼春花弄断了何君的腿,但是她答应过我,暂时不向何家的人报复,所以才没有取何君的性命。”
“这春花还挺聪明的,她弄断了何君的腿,那何员外就没有心思再替小儿子下葬了,如此一来,那也就为何元的复活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什么?”
“何元还能复活?”一听裴无名这样说,顿时引起了何泰夫妻极大的好奇心。
在他们看来,死人复活那可是极稀罕事啊,他们活了几十年也没有见过这种怪事发生。
“应该可以。”
裴无名略一点头,将自己在阴间的所见所闻全部都告诉了何泰夫妻二人,当然这也说明裴无名对于他们是完全信任的。
“想到不到你居然冒了一个如此大的险,我们还一无所知呢!”何泰不无钦佩的扫视了裴无名一眼,对于他的欣赏之情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同时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叹他们这些京城来的子弟,确实比乡野之人的格局要大得多。
洪荒之蚩尤
之前有韩湘子,后来有赵东来,如今又有裴无名,他们几个都是出自于长安城,而且也都是世家子弟,但却一个个能有如此善心和担当,这是寻常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对了,何员外有没有派人过来换找我?”裴无名又话锋一转,询问了起来。
“派过。”
仙途霸業
何泰冷静的点点头,回应道:“何员外自己还亲自来过一趟,不过多告诉他你去了荔枝山,但不知道他有没有上荔枝山找你。”
“这个何员外平日里看着老老实实的,想不到他是这种人,我真是对他太失望了。”
“就是。”
何大婶也附和道:“想不到他是这种人面兽心的人,日后再也不和他们来往了。”
“哈哈哈。”
见这两人都如此义愤填膺,裴无名不由得大笑:“其实二位也不必如此生气,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以前我对于这些因果之事还没有特别明确的了解,但这一次去了地府之后,我才算是真的了解到。”
神界扛把子 殘留孤狼
戀叔筆記 謝清
“原来恶人在死后,也并不是真正的解脱,而是一个苦难的开始。”
“在世间为恶之人,一般到了地府之后,都会下刀山和火海,阎王爷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为恶之人。”
“所以何员外肯定会有报应的,你们就不要如此生气了。”
“那倒也是。”
见裴无名说得也有道理,何泰夫妻二人这才稍微熄了一些怒火。
而裴无名在得知何元暂时不会下葬之后,他也就没有必要再跑到何家去凑热闹了,何况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送上门去,就算是何家的人自己过来请,他也要看心情。
“对了……”
这时裴无名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曹溪草庐中的那个梦境。
不由得好奇说:“我前段时间在草庐中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姑娘在万绿湖中练功,那个姑娘十六七岁的样子,生得很是灵秀,身着白色的长裙。”
“后来我问青鱼,他说我梦到的那个姑娘就是你们的女儿何仙姑!”
“不会吧?”
“你梦到了素云?”何泰夫妻二人一听,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自从前段时间何仙姑失踪以后,他们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仙姑的消息了,如今陡然听到了与仙姑有关的消息,他们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是真的。”
裴无名略一点头,沉声道:“我不仅梦到了仙姑,而且事后我还去了万绿湖,不过金莲仙子不见外人,所以我并没有见到仙姑。”
“但你们可以放心,仙姑现在过得很好,这是青鱼亲口告诉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
何泰欣慰的点了点头,尽管之前赵东来就已经强调过何仙姑没有遇难,但直到现在听到这句话又从裴无名的嘴里说出来,他这才放心了一些。
“何泰叔在家吗?”就在三人相谈甚欢之际,一个听着有些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听着似乎还比较陌生,之前似乎并没有听过这个声音,至于对于裴无名来说是比较陌生的。
不过听他称何泰为叔,可见与何泰一家应该也是有些关系的。
“是小天吗?”何泰朝着门外询问了起来。
“没错,是我,何天。”门外的年轻人欣喜的回应。
“进来吧。”何泰点了点头,朝着门外朗声吩咐。
“何天是谁啊?”裴无名则是厥了厥嘴,饶有兴趣的嘀咕了起来。
“他就就是何元的贴身书单,也是我的本家子弟,从小跟着何元一起读书习字的,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何泰压低了声音解释一遍,言语间似乎对这个年轻人还挺喜欢的。
“何泰叔,在吃午饭呢?”
门外一个看起来大约也就十七八岁,长得憨憨的少年走了进来,大概是平日里没有少干农活的原故,看起来他还挺黑的,不过身子骨倒是健壮,与清瘦的何元可以说是两个精神面貌。
另外从他憨憨的笑容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心思非常单纯,没有什么谋略的淳朴少年,倒也符合他们岭南乡野之地的民风。
“咦……”
“这位就是裴公子吗?”少年打量了前方正襟危坐的年轻人一眼,语气里充满了惊奇的意味。
“没错。”
何泰浅笑着点了点头,介绍道:“他就是京城来的裴无名裴公子,也是大理寺的寺卿,这回到咱们荷花村来,主要是看望你湘子哥和贞姐的。”
“哦……”
何天咧嘴笑了笑,然后朝着裴无名拱了拱手,笑道:“小的见过裴大人。”
“无须多礼。”
裴无名略一点头,吩咐道:“用过午饭了吗,没有的话就坐下来一起吃点吧?”
“这……”
估计是没有料到这个京城来的大官爷居然如此随和吧,一时间还真令何天有些适应不过来。
从何天的角度来看,在他的潜意识里,但凡有点小官的人都喜欢耀武扬威,而这位从京城来的大官爷却如此客气,这简直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对啊,坐下来一起吃点吧,反正都有菜呢。”何大婶则是敏捷的取了一副碗筷过来,一把将何元给拽着坐了下来。
看来他们两家的关系也确实不错,所以何大婶才会如此不见外。
“那好吧。”
看眼前的几个人都如此热情,何天也没有理由不从,当下便点头答应了。
“裴大人,其实我这回是来找你的……”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晚天欲雪
坐下来之后,何天又有些胆怯的嘀咕了起来,估计是震慑于裴无名强大的气场吧,所以没有见过世面的何天一时间还不太敢说话。
“我知道。”
裴无名轻轻点了点头,朗声道:“听说你们家大公子腿受伤了,等会儿咱们吃了午饭,就去看看他。”
“太好了。”
见对方居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下来,何天几乎已经有些喜出望外了。
因为之前他也听府里其它人说了,就连老爷亲自出马,也没有请到裴无名,而自己还没有开口,对方就已经答应了。
如此一来,何天心中对于这个京城来的大官人,出就更多了几分钦佩以及好感。
“你们家二公子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何员外打算什么时候为他下葬?”出于谨慎的考虑,裴无名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次。
“还不太清楚。”
何天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嘀咕道:“本来是打算今天下葬的,但是昨天晚上大公子又受伤了,现在老爷无暇顾及下葬之事,只能先等到风波过后再作打算了。”
“另一方面,老爷也希望你能尽快帮他把凶杀案给查清楚,只有把案子查清楚了,他才能安心的给二公子办丧事啊。”
“嗯。”
h4系列:寶貝侵略戰 風燭月冷心殘絲
裴无名冷静的点了点头,在确认何元暂时不会下葬后,内心自然就淡定了许多。
“你家大公子可曾娶妻生子?”裴无名话锋一转,开始询问起一些私事来。
法蘭西之花
“娶过妻,但没有生子。”
何天尴尬的挠了挠头,回应道:“去年他曾娶过一门妻室,不过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他就把对方给休了。”
“后来他就一直没有再娶,不知道裴大人为何突然问这个事情啊?”
“没事。”
裴无名洒然一笑,朗声道:“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对了,你们家大公子的腿是怎么受伤的,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