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ubw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當兔子說愛上貓-大結局-ny5x0

當兔子說愛上貓
小說推薦當兔子說愛上貓
面对着白子兮的话,六姨只是微微笑着,“子兮,你好像对我有偏见。总是维护你婶婶。”
最美遇見
“人之常情。如果我说姐夫的不好,六姨肯定会为姐夫说话的。一样吧。婶婶对我们很好,我们当然会为婶婶说话。而且,各家有各家的生活习惯,我和子衿不是什么工薪阶层家庭里的孩子,虽然不想承认,我们确实是富二代,既然能勉强过得起奢侈的生活,干嘛不过。而且,我觉得这不算是奢侈,只是会享受罢了。”
“那你男朋友能习惯,人家的家庭和我们家不是一样的。”
“洗衣做饭我会,只是做得少。再说了,苏宇和姐夫不是一个类型的,我也不是姐姐,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要说的就这么多。还有,小真的事,希望你们不要说太多。乖宝宝的他只是假面,老是对着自己撒谎,当心哪天他对着你撒弥天大谎。……子衿,赶快洗。洗好了去哥哥那儿,姐姐等我们呢。”
“好~”
因为白子兮的强势不讲理,六姨和婶婶的争吵算是告一段落。
而后来,六姨邀请子兮和子衿去她们家做客,也只是把六姨一家气个半死。
六姨家不在上海,在天津。去的时候是冬天。姐妹俩开车过去。到了后,第一件事是洗澡,缓解疲劳。第二件事,看看自己的小侄子。两人都觉得小侄子还不错。但是比起婶婶的孙女,差点。毕竟,萝莉比正太好玩点。
天津和上海的气候不一样,冬天还有暖气。冷是不冷,就是干。
誅仙之魔仙問心
江山二
姐妹俩难得放松下,就在天津好好玩玩,这一玩,就把六姨家当旅馆了。天亮出门,天黑回来。要想说话,只能在饭桌上,而姐妹两遵守二姨奶的家训,食不语。全靠点头,摇头做回答。
玩了两三天,姐妹俩就回去了。不得不回去。白子墨恼火地打电话给六姨,因为一对姐妹花的任性,丢了两个烫手山芋给他。又是接近年关,子衿那还好说,子兮那就忙死了!无奈之下,两姐妹只得回去。
在花语帮忙的苏旻宇看见子兮回来后,恨不得好好骂子兮一顿!他整天要看着各式各样的账本,检查每天的资金进出,看看销售业绩。还要协商二楼的场地租用问题。
“好了啦~等下做蓝莓点心给你吃,好吗?”子兮稍微撒撒娇,苏旻宇就不在说些什么了。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白子衿的信奉。忠言逆耳,她知道。但是,若是带着不可一世的态度来说教,那么白子衿自然是不会客气的。说句自大的话,她这个生长在魔都的人,除了帝都的人,她能看得起,其余的,一边凉快去。
撒旦危情ⅲ戒掉致命情人 顧盼瓊依
说快也快,转眼间,四年的大学时光就过去了。
毕业的那几天,子兮,子衿都分别和自己宿舍的好友们在上海疯玩了一圈,到处拍照留恋。最后再一一把她们送上车,大学生活至此落幕。
又是一年的金秋九月,白子衿挪到白子兮的身边,带着八卦的性质问:“姐姐,你和姐夫什么时候结婚啊?”
白子兮头也不抬,“两年后。”
“那么肯定?”
“房子都买了,你能不肯定。对了,你要去看新房吗?”
“好啊好啊,在哪里?”
“奉贤。”
说着,白子兮就带着白子衿去了她和苏旻宇的新家。
毕业前夕,白子兮就接到苏家二老的电话,说是给他们买了套新房。白子兮那个囧啊,还以为是玩笑话。直到苏旻宇真的带着她去看房,才知道是真的。
“我说过的,再玩大学四年,毕业后,工作两年,然后娶你。”苏旻宇一本正经地说着。
“好不现实啊。我感觉。”看着这套80平方米的屋子,子兮还是感觉像是在做梦。
“喂,你难道是要告诉我,你一直以为我要娶你只是玩笑话吗?”苏旻宇很不爽地说着。
“不是啊。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嘛。还没毕业,居然就有了自己的家,而且还是和你的家,以后就可以每天都看见你,给你做饭,照顾你,就感觉好不现实啊。”子兮抱住苏旻宇,撒娇着。
“败给你了。”苏旻宇摸了摸她的头。
毕业后的一年,子兮和苏旻宇的新家就完全装潢好了。子兮也正式地搬出了自己的家,开始了和苏旻宇的同居生活。
按照计划,应该是再等一年,等苏旻宇把奶粉钱赚好后结婚的,但是,子兮怀孕的事实使得计划不得不提前。
子兮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看着不爽地苏旻宇,笑得格外灿烂。
“你是不是故意的?”苏旻宇咬牙问道。
“没有。”
“真的?”
“苏宇,你难道不想要这个孩子?”
“……没有。”苏旻宇继续咬牙。
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要擦枪走火很容易。更何况,某个披着人皮的狼都已经忍了四年了。
因为子兮没到26岁,苏旻宇还是比较相信科学,觉得在女性适孕年龄让子兮怀孕比较好,就一直有做防孕措施。但是,一个月前,子兮和子衿在外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来,苏旻宇又不是什么柳下惠,自然就很正常的去滚床单了,结果忘记避孕。哪知道居然中奖了!
“老公,你真的好厉害哦。”子兮笑眯眯地喝着牛奶,夸奖着苏旻宇。
苏旻宇敢怒不敢言,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白子兮的小腹,“宝宝啊,你干嘛那么早来呢,你来了,爸爸妈妈就没钱办婚宴了,不能拍漂亮的婚纱照了。”
白子兮立马石化。因为苏旻宇一语击中她的弱点。
婚纱照!子兮一直希望能穿婚纱,拍套美美的婚纱照。
本来嘛,白子兮懒得做家务,所以,每天的家务都是两人猜拳决定的。有那么七天例外。所以,在讨论结婚布置的时候,两家人就看着这对小夫妻猜拳。
“剪刀石头布!”
“我赢了。婚纱照,你出钱。”白子兮笑眯眯地在纸上写着。
“行。下面是婚礼。”
……
“又是我啊。”苏旻宇哀嚎。
……
随之石化的是一群亲朋好友。
“现在就去拍婚纱照。钱我出!”白子兮硬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说的。”苏旻宇笑得格外灿烂。
“嗯。我说的。”
于是,半月后,子兮就结婚了。
婚礼的当晚,苏旻宇很气恼白子兮居然拿他们的婚事来下赌注。
和女友甲打赌,赢了,得到一只美国折耳猫。
和女友乙打赌,赢了,得到宝宝0-3月的奶粉钱。
和女友丙打赌,赢了,得到宝宝一岁以前的所有衣服。
……
苏旻宇很汗颜地看着奖励品,他还需要赚什么奶粉钱啊,他老婆大人一句话,全部都有了。
“老婆,你到底拿我们的婚约赌什么啊?”苏旻宇很好奇地问正在画画的白子兮。
電影世界招募令
機戰 沈默的糕點
“我就和他们所有人赌,2016年之前,我会和你结婚。现在才2015年。”
“你就不怕万一到时候有变,婚礼推迟啊。”
“但也还是和你结婚嘛。要知道,有一个人和我赌,我结婚对象不是你。”
“什么!”苏旻宇大怒。
“我就让她拿宝宝2到4岁的衣服来做赌注。”
“还是便宜她了。”
“好了啦。现在我们不是结婚了嘛。”白子兮转身抱住苏旻宇,“不要生气啦。宝宝不希望你生气的。”
“哦。”
鬼拍手之陰陽迷城 山有水
十六年后,十五岁的苏俊宇回到家,就嚷嚷着,“妈妈,我喜欢上一个女生。”
“谁啊?”早就为人母的白子兮很淡定地看着电脑,看着花语的销售业绩。
鬥破後宮,廢後兇猛 暗香
“隔壁班的女生,人很可爱,就是很迷糊。老是爱打瞌睡。”
“哈哈。”猜拳输掉而去做饭的苏旻宇很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
“爸爸。”
“和你妈妈很像,不是吗?”
“苏宇!”
“话说,老婆,我们当年也是十五岁就在一起了吧。”
“十六!”
“那我肯定十七了。”
“是你十六,我十五!”
看着爸妈又因为那些无聊的小事拌嘴,苏俊宇无奈地耸了耸肩,不过,这下子,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挖掘老爸老妈的恋爱史了,十五岁哎~早恋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