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68r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許你繁華落盡不棄-繁華落盡,終有歸處閲讀-5092g

許你繁華落盡不棄
小說推薦許你繁華落盡不棄
卓梦阁之前收到了消息与请贴应帆终于从应修那里将卓梦阁抢回来。想起应修.应帆就会对卓梦阁流露出一种闺中怨妇的脸色。
“不是,你至于吗?他是你亲弟弟呀?”看见他那种脸色,饶是任何一种人。心里,要不,是无奈,要不就是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卓,那臭小子有我好吗?有我高?有我帅?有我学习好吗?” 典型一个吃飞醋的状况,连弟弟的醋都吃。卓梦阁撇了敝嘴。话说那家伙,还真是可爱,卓梦阁和应修在一起玩。某人一副有成见的状态。
“不闹了,你不出去我工作?总不能一直陪我玩吧!”离得近她发现他头上有一根白发,正准备帮他拔。应帆没防备。应帆没防备。
应母刚好撞见“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你们继续。”
卓梦阁左手拿着那根白发。而应帆看起来就是被卓梦阁扑倒的状况。他此时感觉自己的脸很烫。
“你确定这样尴尬下去。我会把持不住的。”应帆的声音开始变的是嘶哑。
卓梦阁忙慌忙起身“都怪这根白头发,害得我们被冤枉。你还年轻,怎么都有把头发了以后怎么了得!”匆忙转移话题,他也不揭穿。
紅色莫斯科
“卓,等他们俩大婚完,我们也结婚吧。”
卓梦阁点头,一点也不矫情。
就刚才的状况而言,应帆也不能对她做出什么过格的事。许是不想让她背上不符规矩便有可能是未婚先孕”的骂名。许是传统的旧思也不容忍、他也就说出如此轻浮的话。
卓梦阁也知道他多次抱住自已。吻吻自己的眼睛。吻吻自己的唇。告诉自己“睡吧,晚安”。他冲了多少次冷水澡。他不提。她索性装作不知晓。
风扬尘也扬心。弥留之际。终有归处。碧海蓝天、阳光白云。城很美。那人在心 !
鉴清集团发表新闻发布会,谷商业人才齐聚于此。第一,了解总裁是何方神圣;笫二,为自己的公司我到合适的契机。让公司得到进一步上升。
新闻发布会开始。神秘总裁现身,竟让人大为惊叹。他就是--夜飞扬。
小伙伴们更是惊呆了。期待电视另一边他接下来的谈话。
“欢迎大家来参加鉴清集团的新闻发布会,我是鉴清集团的总裁--夜飞扬。希望大家能通过这次都能结识自己的商业伙伴。在发布会未我会宣布一个消息!”
电视直播断了,微信群里沸腾了!
雪小林--这啥情况?谁来解释解释?
景苏--跟他在国外那么久,为毛我不知道。
洛众--他不够优秀、而是他学 习二项,又瞒了大家一项--工商管理。人神共愤!
余雅对此表示不作声。为他的成就而开心。自己的确放倒了:你的成就,我不愿成为阻为。
卢川飞_余雅知道吗?也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苏琦因为手术。很早就把手机放在办公室里,电视直播更不可能知道。等她出来手术室,摘掉口罩。在走回办公室的路上,都议论纷纷。什么鉴清集团,什么最年轻的CEO。苏琦摇了摇头,回到了办公室。
“苏琦,新闻看到了吗?”谢清递给她一杯水。
“才从手术室出来,没空看,有什么大新闻吗?”苏琪喝了杯水。
“这个新闻确实有趣,鉴清集团神秘总裁叫……哦,对了,叫夜飞扬。据说不日将娶一个平民姑娘,叫什么呢?”
“余雅,对吧!谢清医生。”苏琦浅笑出声,没想到那小子的确给我们一个大惊喜。
“哦!对对对,就是叫余雅,话说你没看新闻?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因为你说的两个人,我刚好认识,还交情不浅。”
“苏琦,苏医生,帮我个忙呗!”苏琦第一次见谢清一个男子出现这种服软的姿态。有些无措。谢清马上就要抓住苏琦时,景苏把苏琦拦在身后。
“谢医生,别对她动手动脚的,都多大的人啦!”
谢清无奈了,面对某人母鸡护小鸡的状况。耸了耸肩,“我想请她帮个忙”
景苏让苏琦坐在椅子上。听到他的解释一脸释然,“早说呀!”还递给他一个水果,当然,第一个递水果的,肯定是苏琦。
而此时两个人都在等他接下来的话。
“我想要那位cEo,也就是夜飞扬的亲笔签名。”
“我去!这什么情况?那小子就这么牛吗?话说他家是专攻工程师。没想到这小子倒是反常规,一心两用,还干得颇有声望!”
“嘿!倒是出乎意料,谢清,我试试尽量完成?”苏琦看看手中的文件。
“苏医生!走!我请你吃饭犒劳犒劳你,别客气,随便点。”
“算了吧!我带了饭,你的心意我替她心领了。拜拜!”景苏打开饭盒,香味飘了出来。倒是让谢清眼馋了。
“那个,我可以跟你们一块儿吗?看起来好丰盛呀!”
“不可以!我就准备了我们俩的,慢走不送!”景苏把她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先吃饭。”
“景苏,你对我这么好,这让我以后可怎么办呀。景保姆?”
江苏的确很贴心,把这个不懂生活管理的某人的生活打理的有条有理。苏琦越来越贪恋他在身边的感觉。贪恋与他是分分秒秒的时光。更眷恋他身上淡淡烟草的味道。
“能怎么办?当然是嫁给我呀!”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曾有人琉璃一世不过等人归。所谓爱情离了天时地利人和!是情根深 ,依赖了余生。时间确实是一个好东西。让人相遇,相知,相恋。一辈子为期限。
夜飞扬与余雅大婚的日子快到了。四方的小伙伴们也都提前回来了。
为了惩罚叶飞扬的欺瞒之罪。余雅的小伙伴们都一致决定。 让夜飞扬请吃饭,面对饭桌上的酒菜,更多的是攀谈与聊天。
萌寶無敵:爹地快上鉤
而夜飞傲自接到他们聚会的信息后。就带着余雨过来了,半途中,面对朋友的相邀也就没有去。而是与朋友happy去了。
姗姗来迟的景饶,这次还带来个拖油瓶--王清雪。
自从上次以后,杨家父母便以亲家相称。搞得景饶哭笑不得。单身生活还没过够,就已成为有妇之夫,“订婚”这先斩后奏的厉害。
“好了,我算是玩完了,清雪小姐,你这招棋走的好。”
帝醫醉妃
“彼此彼此,要怪就怪老天吧。让我们相遇,是吧,饶饶。”
“算你狠,叫我景饶,我受不了,过分亲昵。”
“哦。”
这回第一次迟到,众人都对景饶身后的女子感到惊奇。还没见过景饶和哪个女子过分接触。这回还带了过来。
景饶心中那个心塞。自家老妈说“不带清雪,哪里都不准去。i”为了自由,为了潇洒,带就带。反正不会缺根筋,断根骨。 “弟,这位不会是弟妹吧!” 景苏几番戏谑的看着景饶。
“大家好,大家可以叫我清雪,哥哥好!我们已经订婚。”再次挽上手臂,吻了他唇角。
景饶不会再让上次的事出现。侧首,还是让她亲到了,心中顿时好伤心,没想到长这么大,栽到她手里了,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意外,一切都是意外。”某人尽力解释。 大家一副我懂的表情,让景饶的心拔凉拔凉的。轻叹一口气,瞪了王清雪一眼。 “飞扬,给我个签名呗”
这句话让众人一起看向苏琦,神情惊奇又惊悚。
景苏受不了他们的眼光,“她的一个同事迷上你了,要签名。”
“是男是女很重要,我是个有家室的人”夜飞扬看了看余雅,戏谑开口。
首席獨寵:軍少的神秘權妻 南燚
景苏赐了他一个白眼,嘚瑟个毛线,想揍他“男的。”
“琦姐,给,我写好了。”
苏琦点了点头,结过他手中的签名。
景饶抱着竺启,丝毫不顾他们的谈话。尽管隔了这么久 ,小家伙还是很喜欢景饶的。而王清雪则站在一边,看不出来是在看景饶,还是在分神。
来了一个人,一别多年,是应帆电话邀请的。
“小余子,欢迎不欢迎?”
余雅没出息的扑倒他怀中“袁哥哥,这几年你过的好吗?”
袁汉樱指指身后的美妇人与孩子。“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女儿。我一切都好,只是颇为牵挂你们,该大婚了,要像个大人了。 ” 余雅从袁夫人手中接过女孩儿,逗的孩子笑声不断。
聚会结束了,让人期待的是,一周后的婚礼。而夜飞扬将一切准备的都完成了。只等时间到,娶个美娇妻回家。
从开始到终点之间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遇见各种各样的人,而终有一人,终有一处栖,随着时间的历练,感情会看得越来越清。也如酒一般越来越香。
婚礼的当天的确是热闹的。鉴于夜飞扬的身份,许多商业奇才都前来参加,夜飞扬选择的是欧式婚礼。
许是一世中唯有一次,夜飞扬选择的都是最好的。服装,发型师等都是最有名的,人气最好的。
重生七零:悶騷軍長俏媳婦
總裁大叔,霸占人妻
伴娘卓梦阁,公主。伴郎应帆,雪小林。
当神父宣布交换戒指。夜飞扬忘了这档子事,而叶飞傲救场救的那叫一个及时。
“戒,戒指在这。”显然是跑早就来的,可以看出累的不轻。
“就等你了,飞傲,干的不错。”
“废话,不用你说,我知道,赶快把嫂子给娶回家。”
英雄前夫
“臭小子,回去在收拾你。”
夜飞扬没有听见他的喃喃,余雅可是听见了:切。结婚不带戒指,还收拾我。余雅浅笑。
到了抛绣球的时刻,女孩都希望能接到,毕竟这证明着找到幸福。
余雅早已定下人选。看准她的方向。开始抛!
苏琦是她很早就定下的人选。余雅很希望苏琦能得到幸福。
而旁边的景苏无视了这一幕,拿着甜点,喂抱着绣球的人,“啊,张口。”
苏琦很配合得强口。吃了甜点。“景苏。你现在还愿意做我的归处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被搁浅的回忆,肆意潇洒的自由,都赠流年愈疯狂的风格。而时间不忍流年如尘散去,定格在每个人的心中,留下多而美好的片刻。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