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hg6人氣都市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 起點-1674 解方-223ek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属于夏日特有的炎热与焦躁随着火之月最后一日的翻过而消失在了段青等人的身边,取而代之的则是秋天到来的时候特有的萧瑟与清凉,大战刚刚结束没多久的草原战场仿佛也像是配合着这种类似季节的变化一般,迎接着愈发沉默的大批呼伦族的骑兵来回巡游在草原上的模样。同样混迹在这些人群的边缘地带,名为格德迈恩扛着大盾的身躯也停下了自己一直坚守着的护卫动作,他回头望了一眼依旧相互躲在临时营地内部、不时用不安的目光望着这片草原景象的那苏族人群,最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情况怎么样?”淡淡的脚步声随后也由他的身后响起,带着雪灵幻冰打好了包裹走出营地的景象而来到了他的身后:“朝日东升呢?”
“他又出去混了,听说是去前方探查消息。”咂着嘴巴说出了这样的回答,格德迈恩一脸不以为意地回答道:“那家伙的性子你也清楚,他不可能闲的下来,所以我也懒得管他了。”
“戒备的心思还是不能少,毕竟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雪灵幻冰随后也跟着放下了自己放松的神情:“当然,放那家伙出去也算是一件好事,反正有关现在的形势和危险,他应该都心知肚明。”
“这满城的风雨,早晚有一天是要压下来的。”
目光在远端的大片焦土草地上不停飞驰的呼伦族骑兵身上掠过,雪灵幻冰最终还是将自己的视线聚集在了身后的那一层层连在一起的白色帐篷之间,随着秋风的寒意一同降临在他们面前的这股浓浓的凝重感也像是高高天空毫不留情的赠予,伴着吹过的秋风一起从白发女子的耳边掠过:“……那么我就先过去了。”
“去找他?”似乎早就明白对方今天的行程,格德迈恩隐藏在大盾后方的脸上似乎也显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个时候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怎么可能,绝对来得及。”嘴角露出了同样的自信笑容,雪灵幻冰那向前走去的脚步也跟着停了停:“就算你不相信那个突然复活的女人,你也应该相信我和段青的眼光。”
“既然他都这么懒散地混日子了,他的心中肯定也已经计划好了吧。”
冲着对方摆了摆手,这位背着包裹、背后还包着两条厚厚长布条的女子随后也再度步入了焦黑草野的范围,看上去在这片区域中乱跑的那些呼伦族的骑兵随后也开始若有若无地接近这个独自前行的女子,那如同游荡野怪的行动模式却是很快就在另外两道在草原深处角落中显现的人影面前渐渐退向了远方:“今天的进程怎么样?”
“不知道。”叹息着回答了雪灵幻冰的问题,转过身来的段青疲惫地晃着自己的灰色魔法袍:“别问我,那个疯女人的行事风格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哎哎哎!有点隐私的自觉好吗?你敢不敢不偷听我们的对话?”
綁架前妻:女人,搞定你
“因为我对背地里说我的那些坏话非常敏感。”埋首在另一端草地当中的婀娜身姿抬起了少许,正在划着另一道符文的娜希娅随后也带着明媚的笑容转头望向了段青:“不想让我惩罚你这个笨学生的话,你就给我更老实一些,我可不想因为你破坏了我观光的心情呢。”
“请随意,请随意。”双手拱着向前示意了几下,段青那维持在表面的笑脸也跟着回头的动作而垮了下来:“唉,所以说比进入了更年期的老女人比起来,得到了焕发第二春机会的老女人明显更加危险——饶命饶命,我不说了好不好?”
離婚男神狠狠愛
“……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真的非常不错呢。”
望着眼前这名开始不断躲避飞射而来的魔法飞弹的灰袍男子,雪灵幻冰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翘了起来:“按照你之前的说法,她一直在精神上和你保持着联系?”
“算是吧,毕竟这家伙的背景你也清楚得很。”狼狈地趴倒在了地上,让过了另一道魔法攻击的段青苦笑着抬起了自己的头:“要不是突破了次元壁,她也不会被莫尔纳关在牢笼里那么久的时间,到现在还在为重新得到了自由而庆幸不已啊。”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我突然有点理解她现在的状态了。”端着下巴望着远端还在挥舞着手指到处播撒魔法符文的那道剪影的背影,雪灵幻冰若有所觉地低声说道:“回想起我三年前刚刚脱离家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的心情,似乎也有一点点相似呢。”
“你们楚家原来是有多么不待见你啊?”于是段青也竖起了自己的眉毛:“难道你不是你们楚家最得意、最厉害的当代子弟?不是将来预选的继承人?”
“当然……不是。”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雪灵幻冰眼角边显露出来的光芒也随着她故意转头的动作而隐藏了起来:“我在过去的某段时间里也曾经为了这个所谓的继承人而努力过,但最终也只是留下了一段不好的回忆而已——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话题了。”
“芙拉呢?”强行打起了自己的精神,她向着四周显得空荡的草原四周望去:“昨晚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涉,最后的结果如何了?”
“还能怎么样,两个强悍女性之间的较量。”叹息着概括出了自己所目睹的那番景象,段青的脸上也摆出了后怕一样的表情:“双方都能看出来对方隐藏在表面之下的非人般力量,但双方都没有将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所以最后的交流自然也就变得无比困难了。”
“娜希娅——薇尔莉特没有说明她身上的情况么?”瞪了瞪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声音疑惑地继续问道:“那她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
“她当然没有交代,芙拉好像也没有看出她‘灵魂附身’的状态。”段青点了点自己的头:“不考虑无尽之桥的避难港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的话,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存在什么时候见过面,毕竟她们都已经存活了好几百年,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喂!”
“我哪句话提到你的年龄了?”
再度闪身躲开了另一端迅速飞来的一枚魔法飞弹,摆出了狼狈姿势的段青无奈地向前发喊道:“你还安装了关键词检索器吗?”
“如果你们实在闲得发慌,你们可以过来帮忙。”两个人的耳边随后传来了娜希娅遥遥响起的低沉叹息声:“我们现在才围着这里走过了三分之一的路途,离完成还早得很呢。”
“好好好,不谈就不谈了。”按了按自己的眉毛,段青随后也向着一旁的雪灵幻冰打了个手势:“你要不要过来一起?”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向着自己身后的呼伦族聚落方向遥望了一阵,雪灵幻冰随后也朝着四周那些还在围着他们旋转的部族骑兵低声示意道:“不过他们好像还一直盯着我们呢。”
“他们肯定也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天天监视着我们想要干什么。”段青则是发出了一声冷哼:“要不是害怕那一道神迹所代表的力量再度降临到他们自己身上,这群人说不定早就已经对我们动手了。”
“季风呢?‘无风’的情况还可以坚持多久?”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雪灵幻冰却是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在风道没有恢复之前,兽潮应该会再度出现的吧?”
“巡逻的骑兵们应该也在处理这些东西,只不过已经被包围的我们现在没有察觉的机会而已。”向着那些巡逻骑兵所在的另一边天边示意了片刻,段青随后也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另外还有北方,那边的动静似乎也不小。”
“说起来,一直沿途追杀我们的人也好久没有出现了。”雪灵幻冰的眉头则是跟着皱起:“如果不是因为呼伦族本身的强大和武力震慑劝退了他们的话,那这其中的原因——”
“你们两个!”
未等这位白发女子说完自己的话,属于娜希娅那带有微笑的神秘身影就忽然闪现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你们的闲话实在是太多了!你们在浪费我的时间!”
“呃,马上马上。”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冲着雪灵幻冰打了一个手势的段青随后也带着笑转过了身:“进行到哪一步了?能量场有相互连接在一起么?”
“这里的草原看上去非常贫瘠,土壤的元素蕴含量也非常低下。”已经带着飒爽的动作转过了身,娜希娅头也不回地继续回答道:“应该是呼伦族设置的那些古代魔法装置一直吸收着附近地脉的缘故,魔法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偏移和集中呢。”
“重新恢复魔法结构已然不可能,将魔法元素能量重新充斥在这片土地之下……唔,听上去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思忖着低下了自己的头,走上前来的段青随后也开始找寻起了解决的办法:“想要寻求我们所需要的那个效果,看上去只有‘替换’这一种方式,或者是使用领域的力量——拜托芙拉的话,这一点应该可以做到吧?昨晚的时候你没有向她提到过这个要求么?”
“当然没有。”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冷哼,再度向前的娜希娅大大方方地甩开了自己的下一个施法动作:“我可是继承了紫罗兰之名与神使之力的人,这份固属于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轻易舍弃?”
“想要寻求那个存在的帮助的话,你们自己去吧。”
*****************************
“那个人类倒是说得很直白。”
一段时间之后的临时营地另一边,一动不动静立在草原上的芙拉对着刚刚赶过来的段青低声说道:“吾可以理解那个人类此时的心情,不过……请恕吾拒绝你们的请求。”
重生之侯府貴妻 夕顏洛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冲着一旁的雪灵幻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段青随后也冲着对方显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如果是因为娜希娅的话,我们可以居中帮您交涉一下——”
“不是。”打断了对方的话,双手交叠在华丽法袍前方的芙拉声音平静地回答道:“龙族的尊严并没有你们所想象中的那么重要,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吾无法做到。”
“你们的要求几乎不可能实现。”
依旧是无比简短的回答方式,芙拉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将双目中散发开来的金光收敛起了少许:“吾——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想要完成如此大规模的空间转换,即便是加上那个人类的力量也难以做到,因为这触及了世界的构成法则。”
“没有单独的存在可以更改这样的法则。”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似乎正在与什么东西凭空对峙着:“魔法,能量,空间结构,以及无数依附在空间结构上的生态……这可不是简单地将一样东西搬到另个一地方就结束了,法则的冲突会导致整个空间的崩溃,从而造成大陆的毁灭。”
海賊之掌控矢量
“但是这条风道,以及蕴含在地下的地脉,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扭曲的样子。”段青皱着眉头指了指自己的脚下:“这难道就没有违反规则吗?”
“这片土地的异变并不是一瞬间完成的,而是由长久时间以来的潜移默化逐渐形成的。”摇了摇自己的头,芙拉用低沉的话音继续回答道:“世界法则不会允许瞬间的大规模替换,但长久的演化却可以被允许,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即便是再诡异的法则都可以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存活下来。”
“给予足够的时间……吗?”喃喃自语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段青眼中的光芒也开始随之变得越来越盛:“我明白了。”
“那就让我们再讨论一下有没有完成这种状况的可能性吧。”
天噬之旅
身旁的雪灵幻冰与面前的芙拉同时显现出来的惊异眼神中,他若无其事地向着眼前的两个人如是说道。

ho6j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1672 暗較-b7s7b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不要露出这种不符合人家气质与形象的表情。”再度发出了无奈的叹息声,段青随后也有些意外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不过……难道你所继承的那些记忆没有这方面的答案?”
“我还以为所谓的兽潮背后,真的是神山那边的势力在作祟呢。”
他歪了歪自己的头,视线也落在了远方的兽潮曾经存在的方向:“如若不然,本来可以说得通的许多事情,现在又变得说不通了。”
“这个世界上可不是所有的答案都会如你所愿。”伸展开自己的腰肢,娜希娅再度做出了只有薇尔莉特才会做出的撩人动作:“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的意外情况,我那已经为数不多的好奇心才能得到满足呢。”
“……”
“不要灰心,这个世界上说不通的东西还有很多。”
平息的风在两个人的耳边不停萦绕,察觉到这份沉默的娜希娅随后也缓缓地回过了自己的头:“解决逻辑上没有理由的存在,正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关键——你们这些人以前不也是一次又一次地用这样的方式,将一个又一个未知之谜探索出来的么?”
“当然,只不过这种推理失败的心情,一时间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出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段青叹息着将自己皱起的眉头再度收了起来:“而且现有的情报和信息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如果还对不出想要的答案,情况可能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啪。
拍打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段青的背后,与之相伴的还有薇尔莉特借着娜希娅美丽的面庞展现出来的如花笑靥:“不要总是一副愁眉莫展的样子啊,这种时候就需要勇敢地靠导师,将哭声大胆地放出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想趁着好不容易出来这一趟的机会活动活动,顺便看我出丑对不对?”于是段青也叹息着望起了对方:“说吧,你还有什么办法?”
“根据娜希娅先前留下的‘遗产’,兽潮的来源与呼伦族本身是脱不开关系的。”笑着比了比自己的拇指,娜希娅随后也将自己那半开玩笑的神情收了起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也有了眉目。”
“因为传承神使记忆的关系,娜希娅的记忆在传承的前后变得有些模糊。”她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似乎正在诉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问题:“我需要找到娜希娅生前的住所,那里应该留下了相应的线索才对。”
兇獸籃 軒中聽
“呼伦族现在对我们成见很大,而且因为战斗刚刚结束的关系,他们现在对部族内部的防守非常严密。”段青情不自禁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想要在这个时候进去对这些东西进行查证,根本就是难如登天啊。”
“放心,就算你现在让我真的登天我也可以做到。”摆出了一个有力的姿势,薇尔莉特控制着娜希娅的身体摆出了一副自信的面容:“而且我们的态度不是在先前的时候摆给他们看了么?”
“我说到做到。”
指了指远方连成一片的白色帐篷,这位女子咧着嘴巴大大方方地笑了笑,逐渐传来的脚步声随后也打断了段青捂着脑袋刚刚想要发出的叹息,将格德迈恩逐渐接近的模样显现了出来:“呃,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看到那么大的动静,所以就赶紧从聚落那边赶了回来……”
“居然还能赶回来?你比那个没心没肺的朝日东升强多了。”垮了垮自己的肩膀,段青声音无奈地回答道:“而且那些人也早就退走,已经用不着担心——唔。”
“你是从营地里赶回来的吗?”似乎刚刚才想起了什么,段青随后冲着大盾战士露出了自己略显疑惑的面容:“你没有看到那些里北军的出现与归来?”
神醫醜妃,桃花一籮筐
“没,没有啊。”同样愣了愣神,气喘吁吁的格德迈恩闻声抬头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我只是听到了动静,没看到有大批部队出入于聚落内外。”
“看来我们需要解决的谜团又多了一个。”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段青转身望向了娜希娅所在的方向:“原本还没有觉得有多特别,但随着调查的越来越深入,这些不和谐的地方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
“只是看待的眼光不同,你们很快就可以适应。”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娜希娅转身再度向着帐篷走去:“以前是朋友,现在是敌人,你们需要一副找茬的目光。”
“不要告诉我你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觉悟。”说到这里的她向着聚落所在的方向指了指:“呼伦族马上就会成为你们前进的最大阻碍,他们会用尽所有的方法铲除你们。”
“我说的对么?大盾先生?”她转头望向了格德迈恩,然后在后者逐渐低落下来的神情中轻摇着自己的脑袋:“你的交涉一定碰了壁,不然也不会在他们离开之后才有机会接近,对吧?”
“呼伦部族已经拒绝了我代表那苏族所作出的所有请求。”目送着对方那婀娜的背影消失在了帐篷之内,凑近过来的格德迈恩叹息着回答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就已经将我们的声望拉到了最低点了……你请来的这位大神,好像什么都能看得透呢。”
“不要小瞧薇尔莉特的智商,她毕竟也是活了这么久、经历了无数苦难与折磨才活到现在的NPC之一。”明白对方指的是什么,段青那原本想要说出的评价也随着某种情绪的出现而变得越来越轻微:“不,现在能不能称之为NPC也不一定,不过……”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轻描淡写地将这个话题略了过去,段青随后也将肃穆的表情重新摆了出来:“将其他人都叫回来吧,还有那苏族的残存势力,我们需要商讨一下今后的作战计划。”
“就把这当做是我们最后的努力了。”点着头转身向前方走去,格德迈恩的回答声中却是多出了几分低沉的意味:“虽然以现有的情况来看,我们接下来可以获胜的希望微乎其微……”
“别急别急,我们的底牌还没有用尽呢。”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段青向着忽然闪现在附近的一道金光示意道:“看。”
“我们又有一张底牌可以翻了。”
**********************************
段青所说的最后一张底牌的确份量够重,最后这道金光的出现也成功地让原本蠢蠢欲动的呼伦族彻底安静了下来,他们不断地派人骑着马在这片先前分配给那苏族的临时营地外围不停地来回打转,但最后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在金光笼罩的那名龙族女子面色冷漠站在草地中央的景象中缩了回去——距离段青进入呼伦族已经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属于芙拉的身影也终于重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依旧以一副毫无感情的模样面对着所有人的这位龙族的女士只是稍微展示了一波自己的力量,便让整个紧张的局势彻底凝固在了无声无息的某个尴尬的状态当中。
“我只是察觉到了这边的能量异常,所以赶回来看一看而已。”
这是她用漫卷的狂风卷走其中一队想要接近的骑兵之后回答段青的话,回答的内容也让这位灰袍的魔法师哭笑不得。
正如段青先前所预见到的一样,属于那苏族迁徙队伍的临时营地与呼伦族聚落之间的紧张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原本应当在大战之后重新变得更加团结的场面也随着诡异气氛的发散而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不断来回巡视的部队与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四面八方的更多呼伦族的骑兵。一金一白两道金光不时在这片区域的内外来回闪烁的景象随后也成为了阻挡这些汹涌湍流的最后一道闸门,将原本理应发生的冲突镇压在了各种还未来得及完全取消的散乱当中,借着这个机会取得片刻喘息之机的段青随后也放开了自己略显紧张的情绪,按部就班地开始布置起了己方的行动计划:“好了朝日东升,参军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了,抓紧时间准备一下,接下来的……干嘛?你在担心没有架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架以后多得是!你马上应该就能等到机会了。”
“问题在于我们的守备兵力和可以拿得出手的战力都非常有限,即便是有芙拉和薇——娜希娅这样的存在,想要在钢铁洪流的冲击下保全性命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自行想一些办法来度过这段危机时刻,比如说挖一些战壕或者布置阔剑地雷之类的……怎么?不相信?别忘了我可是炼金师!机关枪火箭筒我都能用魔法模仿改造出来,区区地雷算的了什么?”
“我知道那苏族和瓦布族在最后的那场能量冲击中还是损失很大,但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让队伍里能打仗的都站起来,先把我们这个营地周围的警戒工作做好,我可不想让你们在睡梦中丢掉脑袋——唔,苏尔图不在的话,他们可以找苏塔尔或者力巴尔之类的人报道,若是真有人希望我们来带头,那就找灵冰去吧。”
“卢芬表态了没有?没有?他们还抱着与呼伦族搞好关系的侥幸心理么?我倒是非常理解他们商会一贯的行事作风,毕竟像呼伦族这样的大客户可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但问题是你们现在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还要那些所谓的关系做什么?”
“若是他们不愿意跟我们站在一队的话,那就让他们现在就走好了。”
说出了最后的这句话,站在广袤草地之间的段青随后叹息着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一块通讯用的魔法石,不知正在思索着什么的他茫然的目光也在手中的石块上驻留了良久,耳边却是响起了属于娜希娅遥遥传来的询问声音:“怎么,还想研究它的构造?”
亂天輪回
“我知道这里面使用了空间传送技术,但可以将如此强大的传送技术刻画在这么小的石头上,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下意识地收起了目光,段青只好顺着对方的话回答道:“当然,我现在是没有那个本领学会这些东西了,也没有时间和余力来学习它。”
“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学会。”属于娜希娅的声音也再度响起:“只不过是把你身边现在纠缠着的东西甩开而已。”
“要是事事都有这么简单的话就好了。”发出了一声苦笑,收拾起心情的段青随后也向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若不是你非要拉着我来搞这些奇怪的实验,我这会儿还不知道被那些人拉到哪个角落里去忙碌了呢。”
“所以说你应该好好感谢我,是我强行将你拉离了世俗的苦海当中。”笑着站起了自己的身,孤零零站在广袤草原当中的娜希娅拍打起了自己沾染着各种粉末与草屑的双手:“只要‘神使’的名声还在,你今后的麻烦也一定会少很多。”
“算了吧,难道你还想说自己与眼前这份紧张的局势没有半点关系?”段青没好气地跟上前来:“要不是我死命拦着你,你这会儿说不定早就冲进呼伦族族内了吧?”
惡魔寶寶之冷少請負責 尤涵姬
“我又不是找他们的麻烦,我只是想去找回‘娜希娅’自己的东西而已。”
淡淡的魔法能量随着娜希娅双手之间一连串动作的汇聚而沿着某个方向汇聚流动,很快便消失在了随风拂动的野草之间:“而且我现在的适应力与实力都没有完全恢复,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那你就不要挑衅他们啊,先前那群人过来‘抓’你的时候。”眺望着不远处的草原周边依然还在环游伺望这里的成队骑兵,段青摸着鼻子低下了自己的头:“而且现在还要大摇大摆地在这种杳无人烟、易攻难守的地方活动,还非要叫着我一起在这里露面,就差脸上写着‘快来打我’四个字了!”
“他们肯定看不懂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手指之间的粉末在空气中勾勒出了一个个看上去像是符文一样的图案,娜希娅声音得意地回答道:“至于为什么要带上你——当然是希望你能好好看,好好学了。”
“喂喂,不是吧?你要我学你的符文魔法?现在?这个时候?”
神武幹坤 翺翔
“怎么,有什么问题?”
斜着眼睛望着段青那张颇为吃惊的脸,娜希娅似笑非笑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只有在压力倍增的关键时刻,你的学习动力才会变得迫切,更何况有我这位美若天仙的老师给你做示范,你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下一个地脉点的法阵就由你来画,我来监督。”
大逆之門
她转过了身,那青葱一般的手指也向着草原的前方颇有气势地挥舞了出去:“画不好的话——”
“就罚你今晚给我做一顿烤肉大餐,怎么样?”

h1pzz火熱連載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1669 繼承熱推-qu49c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你是薇尔莉特?”
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的表情此时也变得犹如之前见到那场风轮炮轰炸的时候所表现的一样夸张,她上下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名曾经照料过许久、看上去与娜希娅别无二致的少女的身躯,半晌之后才将自己犹豫之下的疑问说了出来:“可是你……怎么……你是什么时候……”
“虽然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过——我们的小灵冰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啊。”一手搭腰、一手捏着下巴站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娜希娅”的表情此刻也带上了玩笑之时所特有的恶趣味:“怎么,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向他们说明我的存在么?”
“我当然没有说明,谁知道你是不是天天在盯着我,万一惹你不高兴了怎么办?”一旁的段青则是苦笑着摊了摊自己的双手:“我可不想受到什么来自阴间的记恨什么的。”
逆武通神 淇則有岸
神棍狂妃:邪王寵翻天
“你也知道我没有办法真正惩罚你啊?”翻了翻自己的眼睛,走上近前的“娜希娅”嘴角挂起了更加妩媚的弧度:“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抬起头,望着那不断风云变幻天空的双眼中充满了更加享受和满足的惬意,那微微伸展开来的双臂仿佛也像是在拥抱着眼前这片草原与天空共同组成的世界,看上去美丽无比的画卷半晌之后才被雪灵幻冰整理完毕的一声问候所打断:“薇,薇尔莉特小姐。”
“叫我娜希娅就好了,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依旧沉浸在前方不断吹拂而来的新鲜空气,“娜希娅”闭着眼睛回答道:“这副身躯的主人……虽然是个愚笨而又纯真的女孩,不过我还是会尊重她的意志和意愿。”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雪灵幻冰捂着嘴巴瞥向了一旁的段青:“能不能事先向我解释一下啊?”
“很简单,就是我在娜希娅爆发前的最后一刻进入了里世界的侧面,将她即将断掉的命运锁链拉回来了而已。”就像是在诉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实,段青状若无事地伸手摆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当然,以我现在的脆弱程度,重新进入里世界深处并接入轮轨风险太大,所幸我并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我只是把锁链的另一头交给了她而已。”
“结果……她就替换到了娜希娅的身上?”望着段青随后指向的那名正在闭眼仰天拥抱自然的女子的后背,雪灵幻冰啜喏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可置信了:“那她现在算是什么状态?她不是还在避风港么?”
“这家伙——咳咳,我的导师早在莫尔纳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限制住了所有的行动了,就算她醒过来之后也是如此。”似乎是感受到了前方那名女子身上骤然散出的威胁之意,段青咳着嗓子将自己刚刚打算脱口而出的称呼改了过来:“为了逃脱这份桎梏,她一直瞒着对方与我保持着联系,包括最近的炼金研究以及我所经手的那些魔法调查,也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先前那场最后的爆炸,娜希娅本人或许是没办法避免灭亡的命运的。”说到这里的段青声音低沉了少许,那指向前方的手指也跟着低落了几分:“好在那些系统提示提醒到了我,让我想到了最后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于是我就向着位于虚空中的薇尔莉特的意识求助,希望她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救下她。”
“其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是薇尔莉特,那向前展开的双臂也随着她成熟而又充满自得的笑容而转向了段青他们所在的方向:“希望你们能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帮我保护好这份小秘密哟。”
“不要撒娇装嫩,这与你一直以来的身份形象可不太适——哎哟。”
不知是哪里挨了一记重击,斜着眼睛说着话的段青忽然捂着身体重重地躬下了身子,急忙伸手扶住了对方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一脸恍然地抬起了头,映入眼中的则是“娜希娅”重新摆正身体之后闭着眼睛发出的急声咳嗽:“咳咳,总之我今后还是会以娜希娅的身份行动,也算是满足她这个人还未完成的心愿,顺便帮你们这些搞了一堆烂摊子的人收场。”
混跡花都 七月的魚
“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或许确实有些大。”纷乱的思绪因为对方的这句话而收回,雪灵幻冰的态度也急忙由慌乱无措中恢复了过来:“目前的战斗形势虽然变得缓和了许多,但是我们背后的呼伦族显然来者不善,我们需要及时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包括下一步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摆脱这个威胁,活着走出这片领域……”
“这个还需要想?这家伙不是已经将路摆在你们面前了么?”操纵着娜希娅摆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叉腰姿势,薇尔莉特向着段青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只要有我这个还活着的‘神使’在,他们就不敢真的拿你们怎么样。”
“你们就放心吧。”
简单的几句交待随着“娜希娅”与段青两个人又一段时间的谈话而显现在这片萧瑟的草原上空,很快又随着雪灵幻冰的离去而暂时告一段落,因为先前一系列的战斗与后事的处理而显得有些疲累的白发女子随后也在段青的提议下进入了帐篷,然后在笼罩于帐篷内的安全区域中下线休息了。目送着对方化作一阵消失的白光,摆在段青脸上的微笑也跟着缓缓地消失收回,放下了门帘的他随后也重新走回到了那条翠绿与焦黑的分界线之间,耳边也尽是还在打扫清理战场、与它们若即若离的那些呼伦族骑兵们偶尔发出的马蹄声与呼喝声:“……她人呢?”
“我们的处理算是比较及时,但她的灵魂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害。”回答灰袍魔法师这句提问的是依附在娜希娅身体上的薇尔莉特,那四下查看的那双宛若秋水的眼瞳仿佛也正在打量着这个全新的自己:“按照道理来讲,她应该会如同正常死去的人一样,灵魂回归命运之轮,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那个……叫做系统的地方,不过现在——”
“她还算活着,是吧?”没有在意对方话语中提到的那些诡异的词汇,段青依旧面色沉重地盯着对方的脸:“她还有机会苏醒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先前的研究针对虚空深渊方面的多一点,我可从来没想过会涉及编织命运这一方面。”薇尔莉特依旧还在不停地检查自己的双手双脚:“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向你说明。”
“我可以窥见原本属于她的记忆。”她活动着四肢的动作停顿了片刻,那悄然在自己周围巡视了一圈的眼神也收了回来:“虽然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她还活着,对她的复生有没有作用,但至少我可以‘代替’她活得更像一点,不是吗?”
龍霸幹坤 霸氣的小狼
華娛之大世界
“喂喂,难道你还真的打算以娜希娅的身份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段青也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叹息:“先不说你在莫尔纳那边的情况怎么处理,这副身躯所拥有的身份和力量就不是你可以轻易适应的吧。”
很純很曖昧前傳
“适应当然是需要时间的了,不过这可难不倒我。”重新开始摆弄起了自己的这副身体,上下不停检查的薇尔莉特语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与她接触过的这些回忆,她最后所展现出来的那份力量,还有她的身份……呵呵,想不想让我先给你爆个料?就当是友情大放送好了。”
“根据我所共享到的这副身躯的记忆,她可不是什么神使。”眼眉重新变得充满了恶趣味,她用故意压低的神秘声音悄然说道:“她只是继承了某个真正神使的力量,同时兢兢业业地履行着神使交待给她的那些任务的一名纯洁可怜的小女孩罢了。”
“不是神使?”愣在原地半晌都没有说话,段青张大的嘴巴良久之后才逐渐合了起来:“可是看她之前那一系列的表现,还有她那不敢说明自己身份的样子——”
“因为她背负着‘誓言’。”打断了对方的话,娜希娅那上下活动的动作也停顿了片刻:“真正的神使将力量传给她的时候曾经让她发过誓:必须履行她身为神使的使命,同时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她继承了神使的身份,否则灵魂将会遭到毁灭,永世不得回归上天。娜希娅也算是善良,自那以后就一直守护着这份誓言,不过因为突然接过了这份使命的关系,她在整个呼伦族的存在也出现了明显的‘断层’……”
“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她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是吧?”接替对方说出了这句话,段青苦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在我从那些呼伦族的普通族提到这个情报的时候,我也曾经想过发生这种现象的可能性,不过我可从来没有想到,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如此——现在你替她说出来,不会有事吧?”
“我才不相信这些誓言之类的东西,而且现在我可不是真正的娜希娅,就算说也不会算在她的头上。”
“那她之前一直都是生活在呼伦族族内的么?”
“当然,但那个时候的她更加默默无名,也绝不会做出任何干涉呼伦族内务的惊人举动。”薇尔莉特控制着娜希娅的身体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像她这样的矛盾集合体,才会导致她做出那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行径的吧。”
“……那个神使呢?将力量传承给她的神使现在在哪里?”
“当然是死去了,灵魂也消失在了狂风当中。”摇了摇自己的头,“娜希娅”的表情也终于失去了微笑:“以我本人的观点,我是不愿意给这种将自己的使命和命运强加给别人的家伙什么好的评价,但既然人都已经死了,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血腥瑪麗 忘記時間。
“那你打算怎么办?”
眼前了解到的一切事实终于有了大致的轮廓,段青也将话题引导到了更加现实的方向上:“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不打算在这个风之大陆上好好游历一番么?”
“游历?说什么傻话?”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段青一眼,“娜希娅”重新弯起了自己的腰:“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我现在是以‘娜希娅’的身份活在这里的,我当然会以娜希娅的身份继续活下去,直至她的使命完成,将呼伦族的威胁完全抹除。”
“所以说神山和他们派来的神使果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们一直想要完成的‘使命’也不是什么好事呢。”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段青声音低沉地说道:“抹除呼伦族的威胁吗?哼,虽然呼伦族确实没有在最后的时刻顾及到我们的死活,但他们一直英勇对抗兽潮的行为我还是非常赞同的,若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被抹除的话——”
“所以我都说了是‘抹除呼伦族的威胁’,而不是‘抹除呼伦族本身’。”再次没好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双手叉腰的“娜希娅”一脸不悦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要不然‘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纠结着不知如何处理,难道还是真的害怕伤及什么无辜不成?”
“……”
“更何况现在还有你们的问题需要处理。”望着段青随后陷入的沉默,“娜希娅”也再度向着前方展露出了自己的微笑:“你就把这当作是我寄宿在这副身体之后所产生的一份私心吧,毕竟你们帮助过我这么多,你现在还是我的学徒,我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天天受欺负,然后在那些所谓的强大部族随意的处理中莫名其妙死掉。”
“放心吧,你的导师会罩着你的。”她笑着拍了拍段青的肩膀,那伸展开来的女性身躯随后也向着帐篷所在的方向走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好好地训练你那点魔法上的三脚猫功夫,还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全新的人生……唔呜——真是好久没有品尝过人间的美味了!我要一大桶麦酒,还有你先前经常亲手做的烤肉,还有——呃。”
“这副身体也实在是太过狼狈了吧?实在不符合我这个新晋‘神使继承人’的身份。”
她转过了头打量着自己的穿着和装束,轻点的脚步也停在了帐篷前方。
“洗澡的地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