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sa0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那時青春 愛下-第十八章熱推-bq31p

那時青春
小說推薦那時青春
“我知道我知道你明白。但是我今天就想当着你男朋友的面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其实并不像别人眼中看到的那样坚强。反而是你,你知道么。我一直都以为你是最坚强的。是最勇敢的,是我最亲的姐们。嘉禾走了,我知道她真的走了。我曾经找过她,给她打过电话,想要说明一切,但是,我怕,我真的很怕。你知道么。我怕自己解释不明白。我也怕自己真的能解释明白。所以,我就只能放手里。还好,她虽然走了,但是,你却一直都还在我的身边。唔唔……”
我突然明白,我们姐们两人是多么的相似。解释不清,怕对方不理解。解释清楚了,又怕对方自责。当感情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其实是经不起任何的误解的。感情越深,误解越深。伤痛越深,就越发不能挽回了。我看着她哭泣的脸。也不由的流下泪来。是我们都太执着、还是我们真的太傻。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潮。我有种被灼伤的感觉。
把云烟送回家已经是晚上了。虽然心中满是悲痛,但是还好。我知道云烟的伤痕已经渐渐愈合。剩下的真相就让我一个人独自掩埋吧。朝阳还是刚才那副表情。看样子他是不打算安慰我了。他是不是也觉得我做的实在是很过分,很不值得原谅。我不得而知。他是懂我的。我明白,但是我却没有在感情上真正彻彻底底的弄懂他,除了一点就是他是爱我的。
皇攻侍衛受 急火燎原
呵呵,我有点骄傲了。任何人,只要是有正确的审美,都会觉得,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是一种幸运,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吧。嘴角的笑意他并没有发觉,我伸出手臂挽着他的臂膀。他略微的颤了一下。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领神会。毕竟,我主动的时候还真是少的很呢,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这样的走着。挽着他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们一路上走的很慢,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故意为之,反正就是一个跟随着另一个的步伐,这样不停的走着。到楼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他松开我的手。说我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有一份不舍。
“哎”,我喊出了口。
“什么”,他猛然转身。
我局促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要么今天就别走了”。
我确信我的耳根已经红的发紫。
“什么”,仿佛是没有听到,他这样的问着。
“要么今天就别走了”。话一出口,我突然发现,这次换他满脸涨红。
他这次总算听明白了。我舒了口气。可是他的却逃也似地跑掉了,只留下一句断断续续的话。
“我……我走了”。
看着他略显凌乱的步伐。我有点失落又有点得意。
“想什么呢”,我碰了碰滚烫的脸颊。转身上楼。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是我和朝阳云烟,在小小的县城中四处游荡。吃喝玩购。生活过的很是快活。只是,他的脸色好像不是很自然。看我的眼神好像也有了异样。逮到一个机会,我把他拉到了一旁说,
“你搞什么啊。怎么这幅表情”。
“没,没什么。只是,你那天的话,对我的杀伤太大了。我只是还没有回过味来。你们尽管玩,我自己调整”。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那天是逗你的。不过你这个大男生,紧张什么啊。不是连我们这小女生的定力强都没有吧”。他突然好像来了劲。
“什么,你怎么能是随便说说。这简直,简直就是 ……”
他还没有说出来,我就接着说。
“调戏,是吧。我就是调戏你了怎么着吧。呵呵”。
在他的张牙舞爪的神色下我又和云烟跑到了下一家商店。
这是一间服装店。我挑了两件上衣给云烟试穿。就听到旁边的人说。
“有什么需要的么”店员问,
“我来找你们店长。”那人说,店员应声走了。
好熟悉的声音,我闻声转过了头。竟然是曹超。他也看到了我和云烟。我连忙拍了拍还在看着衣服的云烟。
“是熟人”。我简单的说。
“谁啊”。
云烟转过身,正巧看到他。有点不自然的说。
“哦,是你啊。怎么,也来看衣服”。
“不是,这是我一位朋友的店。我来找他”
我看着他们这样的表情。便抢着说了几句客套话。云烟和他的神色依旧没有好转,我们也就只是留下了对方的号码,也就匆匆的走了。
“怎么了”,我们走在路上我问云烟。
槍魔霸世 狼牙怪獸
“没什么,只是我明明知道都已经过去了。却还是不能放下。我是不是很小气”。
看她的话说的伤心,我就知道她还是没有真正的放下。
蒼穹九界 瀟夢哲
“该放下的迟早都要放下。既然这样。还不如,早点放开自己。”我开导她说。
“恩”,她点点头。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她不是这样的人。能这样轻易的放下么。我很疑惑。
天使,惡魔的合體
第二天,云烟突然在给我的电话中哭了很长时间。我一直问为什么,她却只是哭。以为是曹超的事,于是我说,
“你别哭了。不要伤心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我一直这样的说着,到最后她不哭了,我心也放下了。谁知道她却很是伤心的说,
“我能恨你吗?”
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想说些什么却觉得真的没有任何能够辩解的。电话挂断了。留下一串嘟嘟的响动。
我找到朝阳商量着该怎么办,他说,没有办法只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毕竟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该解释的你都要解释明白至于之后的,就看她怎样看待了。
不用想,就只有这样了。我很伤心的集结着所有柔和的语句。对于这段友情。我所能说的最后一番话我力求能够说的很温和,至少是能够有一个温和的氛围。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都没有找到她。我有点恐慌了。虽然我并不期望她的原谅。但是我还是希望她能给我一份正面的回应,哪怕是指责,哪怕是咒骂。但是请不要给我,这样的寂静,我害怕寂静。这是最消磨人的东西了。我的生命已经被消磨了很久,这时候,我不想再接受这样的结果了。我疯狂的东奔西走,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可是,没有消息。没有一点消息。我有点绝望了。
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直到有一天,一个电话接来。
“喂”,我回答。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
“喂,你好”。是个陌生的口音。“我是县派出所的”。
“有什么事吗?”,我紧张的问。
“我们在城东发现一名溺水身亡的女孩。在她的手机里发现了你的号码。请你来派出所辨认一下”。
“好”。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派出所。又是怎样从那水肿的脸上辨认出那就是云烟的。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的心中,只有痛了。锥心的痛。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我不明白。原本还是好好的容颜。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一具冰冷的尸身。
我有点虚脱的倚着墙壁,慢慢的滑到在地。泪水一滴滴滑落。
手机响了。我机械的按下了接听键。是朝阳,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声嘶力竭的喊着。那头的朝阳,紧张的问。
“怎么了。你在哪里。我马上去”。
“县派出所”。
他说马上就到。但是我在地上坐了很久他的还是没有来。有种不好的预感向我袭来。我慌张站了起来,哪知,还没站稳就倒下了。我按着发软的双腿。蹒跚的往前走着。
“等我,等我……”
農女狂 一一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所能说出的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终于走到派出所的门口。剧烈的阳光让我的眼睛一阵刺痛。我一手按着太阳穴。一股眩晕,让我差点又倒下了。可是我不能倒下。我好怕,好怕迎接我的又是一个悲剧。
我这样的往前走着。突然前面好像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我抬起头。是他,是朝阳。看着他穿过人潮向这里走来我终于安下心来。还好他没有事。
“笛……”一声烦躁的笛鸣。响彻天地。
“彭”的一声。‘怎么了’。我在心里默问。
好像是飞了起来,又狠狠的砸到了地面。有温暖的液体从头顶流下,温暖的。我看着躁乱的车流,有声音传来,有点急促,但是听起来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