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ano精品都市小说 都市之不敗狂神笔趣-第五百八十五章 不破不立熱推-uaxws

都市之不敗狂神
小說推薦都市之不敗狂神
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王敢都愣住了。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王浩杀人。
“带上尸体,出发,去今天的那个酒店。
召集人马,包围那个酒店,一只苍蝇都不要放出去。
老子今天要让金家知道,在我们银州市杀老子的人到底是什么后果。”
王敢失神片刻。
“二哥,谁死了?”
“独眼龙。”
王敢脸上的戾气越来越多。
“尼玛的!
操!”
王敢就像是拖着垃圾袋一样拖着金瑞明出了门。
打电话召集人手。
王浩缓缓出了门。
怎么都没有想到,金家竟然直接杀了独眼龙。
前两天还和独眼龙一起吃的饭。
没想到今天就死在了金家的手中。
都是出来一起混了许多年的兄弟。
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和亲兄弟也是差不多的。
王浩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独眼龙虽然话不多,但是为人仗义,为了兄弟能够两肋插刀,当初独眼龙的那只眼睛就是替兄弟扛的。
王浩面颊凹陷,再度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狠狠的踩灭烟头。
王浩跳上车。
一踩油门直接朝着酒店而去。
到地方的时候,‘酒店外面包围着几十辆车。
密密麻麻呜呜泱泱的几百人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
王浩阔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进门就看到之前金瑞明坐着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
看起来五十多岁了。
满头银白色的头发。
精神矍铄,双手拄着一个龙头拐杖,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整个大厅之中,金瑞元就带来了着一个人。
看样子这就是金瑞元最大的依仗了。
金瑞元睁开眼。
“王浩,多年不见啊。”
王浩往前走了两步。
“我兄弟尸体呢?”
金瑞元哈哈大笑。
“王二爷义薄云天,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讲义气,刚进门就跟我要自家兄弟的尸体。
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这刚见面就提出来这种要求,老夫自然满足你了,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了。
阿福。
把东西给他。”
金瑞元说了一声。
身侧的老人从沙发后面拎起来一具尸体扔了过来。
王浩一把爆=抱住了尸体。
正是独眼龙的尸体。
看着浑身是血的尸体。
王浩眼中的戾气快要爆发。
王敢当即炸了。
“金瑞元,我*你妈!”
金瑞元笑眯眯的看向了王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王三爷吧,多年未见,脾气还是那么冲,年轻气盛。
但是年轻人还是不要太年轻气盛。”
王浩把独眼龙的尸体轻轻的放下。
“金瑞元,我们的事情,拿我的兄弟开刀,是不是不讲规矩?”
“规矩?什么是规矩?说的话就是规矩,我办的事也是规矩。
明白了吗?
还有,这个独眼龙当初可是伤了我们不少金家的人,今天弄死他,也是给那些当年受他欺负的人一个交代。”
王浩看着金瑞元。
“怎么样,这个礼物你喜欢吗?让我猜猜看,你这个表情应该是很喜欢。
对了,我弟弟呢,你把他人藏在哪里了?”
王浩抬起头。
“老三,把我们给金家主准备的礼物给他。”
異界龍魂 暗夜幽殤
金瑞元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
当看到王敢一脚把金瑞明的尸体踢了过来之后。
金瑞元终于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
蹲在地上检查了一下尸体。
金瑞元抱着金瑞明的尸体。
“你竟然杀了我的胞弟!”
王浩目光平静。
“一命抵一命。”
“你们的命配不上我弟弟的命,你们十个人的命都抵不上我弟弟一个人的命。
黑首席的截獲妻 鎿鈺nayu
王浩,杀我弟弟,我要你血债血偿!
阿福!
入侵型
杀了他!
但是不要让他轻松的死去,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死去。
我要让他在我弟弟墓前一直跪着,生生世世都给我弟弟为奴。
杀了他!”
金瑞元怒吼一声。
名叫阿福的老人缓步上前看着王浩。
缓缓的卷起来自己的袖子。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小刀子,只有十公分长短。
一双眼睛盯着王浩,就像是盯着猎物的野兽一般。
王浩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阿福的眼珠子竟然是的麻灰色,看起来特别的神奇。
“你听说过凌迟处死吗?”
阿福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小刀。
话音刚落。
阿福化作一条残影,瞬间到了王浩的面前。
一刀朝着王浩的胳膊划了过来。
王浩连忙后退。
但是胳膊还是被划破了。
顿时鲜血淋漓。
王浩眼底的杀机浓烈。
观气境的阿福。
阿福舔了一下刀刃。
“我会一种刀法,能够割你三千六百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能让你恰巧在第三千六百刀的时候死去。
再轻轻一拍,就会得到一句完美的骨骼。
但是你放心,我出刀很快的。
只需五分钟。”
说话的功夫,阿福再度冲了过来。
再度在王浩的胳膊上划了一刀。
阿福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化作一道残影。
王浩手腕一抖,漆黑长刀出现。
对着阿福就是一阵疯狂的劈砍。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王敢就要帮忙,王浩大吼一声。
“别上来!我自己来!”
阿福哈哈大笑。
“还是个有骨气的小东西,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
区区宗师境,在同龄人之中的确是不错了,但是今日还是得死在我的手中了。
杀一个将门之中悉心培养的天才着实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王浩身上已经被划破了很多伤口。
但是王浩没有一点退避的意思,反而逐渐的兴奋了起来。
原因无他。
王浩感觉距离观气境越来越近了。
就差一丝,只要突破了那一丝,王浩立马就能反杀这个屁话连天的阿福。
这也是为什么王浩不让王敢上来帮忙的原因。
只有这种生死一线徘徊。
王浩才能不破不立。
双方战斗了短短几分钟,王浩已经成了一个血葫芦。
名醫太子妃
但是王浩的眼睛越来越明亮。
那种感觉就像是打喷嚏,感觉快要打出来一样。
现在就是在刺激自己把这个喷嚏打出来。
战斗逐渐进入了白热化。
阿福的脸上也是充满了兴奋神色。
死神之鐮—亡神
“第三千二百刀了,还差四百刀,你就会死了,死之前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最爱收集别人的临终感言了。”
王浩抓着刀蛮横的劈砍着。
那种感觉呼之欲出。
王浩觉察到刺激的还不够。
故意给阿福卖了个破绽。
阿福一刀朝着王浩的心脏而来。
生死一线之际。
王浩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

s1omh小說 都市之不敗狂神-第五百六十九章 一刀相伴-endyd

都市之不敗狂神
小說推薦都市之不敗狂神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我要是说了的话!我的老婆孩子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司机痛不欲生道。
王浩从司机嘴里面撬出来装着毒的假牙。
把车停在了路边。
重生之田園生活
刀刃贴着司机的脖颈。
“说了你老婆孩子会死,那你要是不说,你确定你老婆孩子不会死吗?”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眼王浩。
“不说的话,只是死我一个人。”
王浩咧嘴一笑,掏出手机给司机拍了个照片,登录网址查了一下。
“田大强,46,银州市人,无业,老婆蒋蓉蓉,42,银州市人,瑞丰商城收银员。儿子田小龙,17,银州市十三中,高三七班。”
王的男人:豈曰無衣
田大强听到王浩把他全家的事情都一一道来之后整个人都傻了。
王浩咧嘴一笑,刀刃往前顶了顶。
“就你这种普通人,老子查人物关系能挖到你祖坟上面去,你怕别人杀你老婆孩子,你就不怕老子杀你老婆孩子吗?”
田大强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
“我说!我说!
是安泰集团的总裁安然让我们来做的!”
王浩愣了一下。
“安然?”
“对!”司机连忙点头。
“他还说什么?”王浩接着问道。
“没说什么,只让我们几个把这个小姑娘带过去,剩下的就没有再说什么。”
“带到哪里去?”
王浩接着问道。
“东边有一个供暖厂,他让我们把人带到那个地方去,到时候给我们每个人十万块。”
王浩咧嘴一笑,“指望安然给你给钱,可拉倒吧。
开车,去那个供暖厂。”
司机整个人一个激灵。
王浩用刀顶了一下田大强。
“听不懂人话吗?”
田大强连忙开车就走。
王浩坐在后排,轻轻拍了拍铃铛的小脑袋。
铃铛逐渐醒了过来。
傾世毒妃:王爺悠著點
“二叔!”
王浩摸了摸铃铛小脑袋,“没事儿了,明天二叔派人全天候保护着你。”
嘴上说的很温柔,但是王浩眼中的杀机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安然要是针对王浩还行,可是安然要是针对王浩身边的人,王浩断然不会给安然好脸色的。
末世之重來一次
今天,王浩一定要让安然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全民種地 憂傷的疾風
车子最终停在了供暖厂。
大烟囱里面冒着浓烟。
田大强指着里面。
“我们说好的,就在那里面集合。”
王浩扒了旁边一个人的衣服穿上,戴上那个人的帽子墨镜。
轻轻揉了揉铃铛的小脑袋。
“怕不怕?”
铃铛摇了摇头,“不怕!二叔,下车,干他们!”
王浩哑然失笑。
用刀顶了一下田大强。
“别他妈磨叽,快走!”
司机戴着帽子墨镜,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王浩扛着铃铛,几个人往里面走去。
誰主天下z
里面的温度高的厉害。
暖烘烘的,
没有一个人。
終極筆記 洛溪筆談
田大强心虚,进去的时候,贼眉鼠眼的看着周围。
“有人没?安老板?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
没有人作答。
田大强吞了口口水,“有没有人?安老板?安老板在不在?人给你带来了,是不是可以出来算钱了?”
话音刚落。
轰隆一声。
大门关闭。
田大强连忙回过头。
就看到门口站着个胖乎乎的青年,寸头,面相凶恶,手里面提着一把斧子。
活动了一下斧子,青年把斧子扛在了肩膀上轻轻敲打着肩膀。
田大强挤出一个笑容,“安老板呢?人我们带来了,是不是可以把钱结一下,我们就走了?”
“结钱?有意思,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谈钱的。”
稀溜溜的吃面声从一旁传来。
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的青年捧着一碗面从一旁走了出来。
后背背着一杆花枪。
一身白衣服,整个人有点儿非主流的感觉。
甩了甩刘海儿。
青年稀溜溜的吃了一口面。
“二位老板,安老板呢?”田大强挤出一个笑容问道。
“安老板没来啊,看不出来吗?这个小姑娘是我们让安老板找的你们做的,明白了吗?”
青年吃了口蒜,稀溜溜的喝了口汤问道。
田大强牵强的笑道,“那钱是不是你们结?”
青年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渍,“胖虎,竟然还有人跟我们要钱?”
那边面相凶恶的青年摸了摸光头,甩动着自己的斧头,朝着这边凑近了两步。
青年点了点头,“那你是听不要命啊。”
神魂美少女 樂已忘憂
胖虎转动着斧头往这边走来。
田大强立马道,“兄弟,二位兄弟,钱我不要了,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
青年稀溜溜的吃了一口面,往嘴里面塞了一颗蒜。
“那就是要命不要钱了是吗?”
“对对对。”
田大强点头哈腰道,
“但是你要是走了的话,我们办的事情被泄露出去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对了,你还有其他同伙吧,一起叫进来,你把他们叫进来,我就饶你一命。怎么样?”
田大强的汗水已经流了出来。
偷偷看了眼王浩。
“兄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谁也都不容易是不是?”
青年重重点头,“这话在理,但是我刚才不也是说了吗,你把你的同伙叫进来,我让你活,怎么样?”
田大强还没说什么,王浩道,“你去叫他们进来。”
青年抬头看了眼王浩,筷子指着王浩,
“你瞧瞧,这才叫觉悟。”
田大强连忙道,“我去叫人进来。”
说完话就往门外跑了出去。
谁知刚到门口,胖虎一斧头就给结果了。
毫不拖泥带水。
王浩扫了一眼。
低头看着青年,青年捧着碗,稀溜溜的吃着面。
抬眼看了眼王浩。
“不害怕?”
王浩咧嘴一笑,“害怕。”
隱仙
青年笑容灿烂,“别害怕,闹着玩呢,你把孩子放下就走吧。”
王浩把铃铛放在了地上。
铃铛很聪明的躺在地上装死。
胖虎悄无声息的摸了上来,瞅准机会对着王浩后脑勺一斧头砍了下来。
王浩头也不回,手中漆黑长刀往腋下一扎,直接穿透了胖虎的脖颈。
胖虎眼睛大绷,满眼的不可相信。
王浩抽刀,一脚踢开胖虎。
吃面的青年停下来了吃面的动作,抬眼看着王浩,眼中的杀机翻腾。
青年忽然放下碗筷。
冲身而来,就像是迅捷的猎豹一样。
后背的花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王浩脖颈洞穿而来。
王浩不动如山。
稳扎马步。
只是抬起刀,随后重重的一刀落下。
一刀。
只是一刀。
花枪一分为二,青年跪在了地上,肩头鲜血横流。
王浩眼神冷漠无情。
“谁让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