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t8s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一夏情深終不悔 顏裴珊-番外二十一相伴-3uugg

一夏情深終不悔
小說推薦一夏情深終不悔
夏氏集团总经理殷爵然,公然带走秦晨耀的新娘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纷纷进行报道。那轰动之势一点也不亚于国际热点新闻。
从电视看到消息的夏浅依,气得把遥控器砸得粉碎。同时也动了胎气。。。
殷爵然的失踪,不仅让家人着急心痛。更使夏氏集团的股价,一路狂跌。股票市场就是这样,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就能引起该股的大跌或者大涨。
集团的忠实元老之一的元世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不行,公司现在状态,实在糟糕到极点,如果等殷爵然回来再做处理,也许这个公司就换别人做主了。
他忧心匆匆来到夏家大宅,如实的回报了公司目前的状况。“总裁,现在公司必须有个临时决策人,要么就让野心之人,有可乘之机了!要么你回去主持大局吧!”
原本染黑的头发,因没有打理,发根处露出许多的白发,加上无精打采的面容,使得夏权,看起来老了许多岁。“好的,明天我就回公司!”他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总裁,你还好吧?”老元担忧的看着他,怎么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丝,过去那冷静果断的气度呢。
夏权摆摆手,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没有事情的,放心吧!老元,谢谢你!”
“总裁,您这是什么话,为咱们集团尽职,是我的责任!如果不是当年得到您的赏识,也许我现在已经还在乡下种地呢!”
“呵呵,你帮了我很多忙,黎氏能有今天,你功不可没的!”
“谢谢总裁的赞誉!”他高兴的接受着,夏权的认可。“那我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总裁要好好的休息,殷总应该没有多大事情的,毕竟年轻人的一时冲动。”
“唉,我这个女婿啊!这次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第二天,夏权便早早的起床,穿上闲置在衣橱里许久的西装。打好领带有,对着镜子看上一会。“没想到,又穿上它了!”虽然偶尔的也会穿上它到公司里,可今日的情况,是那样的让人心酸。
夏权的到来,让公司里的员工,多少紧张了起来。总算见到能说了算的人了,大家工作的劲头相对足了许多。
堆积如山的工作,让夏权有些措手不及,工作的繁琐和棘手都让他感觉到力不从心。
来上班几天了,可是解决的问题,却很有限,工作能力,跟几年前,真的没法比。
“真的老了吗?”他自嘲的笑笑,也许是吧!他靠在椅背上舒展下筋骨,脖子痛得要命。带着花镜的眼睛,疲倦的直流眼泪。不行,这个文件他真的看不下去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点子。叶秘书,应该可以的吧,怎么说她也是跟殷爵然工作的,对公司的事一定了如指掌,年轻有活力,工作能力强。当个临时的决策者,加上他的帮助,应该可以独当一面的!”对,就这么办了!”
随后,他亲自叫人把叶如欢找来。
正在尝试与殷爵然联系的叶如欢,被突如起来的敲门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进来。”
“叶秘书,总裁叫我亲自过来找你去他的办公室。”
“好。”
也不知总裁找我有什么事呢?
来到总裁办公室时,叶如欢一直忐忑不安,终于坐在老板椅上的夏权把手上的文件递给她时,“叶秘书,我想让你代替殷爵然的职位,你愿意吗?”
叶如欢看了看那份文件,听夏权说的话后。不禁睁大了双眼,让她代理殷爵然的职位?不是真的,她可以吗?
“我怎么有能力代理殷总的总经理之职,我不行的,那么大的公司!”她没有勇气,更没实力。
“有什么不行的,你能力很强,用不了几天时间,就能上手!有我和公司的老臣子帮助你,一定可以的!”
“不行,我不敢!他们能听我的吗,那群老狐狸很难对付的!”
“放心,有我帮你!”看她还是一副毫无信心的样子,夏权可怜兮兮的说:“咱家的企业现在一团混乱,难道你要袖手旁观,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基业,我没有儿子,我不想这么大的产业,就败在我的手里。”
“可是,我没当过总经理!”
“哼,你以为有几个人像殷爵然这么幸运,一来公司就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当初我就是看中了他的率性和霸气,能镇压得了公司所有人。现在他让我对他大失所望,所以我必须先找个能力强的人来代替他。”
“那好,我做!不过做不好,可别怪我!”她事先声明。
“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夏权给她鼓励。
“如果你认为这份文件,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就在上面签个字,到时好处一定少不了你。”
“好。”
当我醒来时,发现床头柜有一套衣服,白T恤和蓝色牛仔裤。
想必一定是他准备的吧,我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洁白的婚纱,我的眼睛渐渐湿润了。
虽然这儿和自己的记忆多少有些不同,但是一些熟悉景物仍唤醒了她,对这座城市的记忆。自己离开的时候是带着眼泪离开的,回来的时候还是带着眼泪回来的!
我起身把那套衣服准备进卫生间…….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殷爵然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早啊1”他突然蹦出这句话。
“早。”我礼貌性地回答。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我昏迷了一夜,我跟殷爵然的事,外面一定传得沸沸扬扬的,到时我怎么跟妈交代?怎么跟秦晨耀解释?
“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用得着解释吗?”他干脆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虽然我是很想跟你走,可现下的情形,我们该怎么办?”
“先住下再说,等风头过了就没事了。”他语气很平静,这话他一定想了很多才会这样说的吧。
我直接走进卫生间,不再理他。
在卫生间里故意磨蹭半个多小时后,我才从浴室里走出来。期待他此刻已经睡着,这样就不用承受他那无所谓的言语了。
可是上天一向不太眷恋自己,这次也不例外。他穿着白色的背心还有一条短裤坐在床上盯着我,他那微湿的头发,表明他已经洗过澡有些时候了!
特戰狂龍
神算帝妃
忽略掉他那灼热的注视,直接打开房门,想要下楼。
殷爵然伸手把我拉向他自己,霸道的贴进我,享受我的体温。
我任由他亲密的抱着,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受他的影响。我尽量的保持平稳的呼吸,希望这样可以让自己尽快的入睡。只有睡觉了,我才能短暂的忘记难过,忘记心底的疼痛。
他怎么可能忍受她对自己的忽略?他邪恶地手脚并用的在她的身上做怪。原本一直紧绷的唇也没有闲着的在她的红唇上肆虐着。
長城軍魂 三笑滄海
直到我嘤咛出声,他才满意的露出微笑。 我试着推开贴在我身上的人,可是他并不配合,紧紧的压着自己。“你已经满意了,你这样我很难受,透不过气。”
听到我比较求软的话,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我。“明天开始,你就只能在这个房子里呆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去!”
“你要囚禁我?”
枕上萌寵:首席老公別饞我
“是,我要你好好地待在我的身边。”
剩女的瘋狂時代 上官真瑤
“好久没有尝到拥有你的感觉了。”他有些无奈地说道。
“爵然。”我不知要说什么来回应他,只想像以前那样很平常地叫他一声。
“真好听,好像又回到从前。”他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我独坐在室外的藤椅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惬意的放松过了。
这里虽然很大,但是殷爵然没有雇佣工人,只是我和他一起把这房子重新打扫l了一遍。三餐都是我亲自来做的,这让一下子放松的我,这让我有了“家”的感觉。
他还是和过去一样,在同一个时间起床,不同的是,他睡觉的样子已经没有过去的孩子般的睡容,而是和平常一样紧绷着脸。真的,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
医院。
夏浅依全身发抖,嘴唇哆嗦半天,眼底无神,已然的失了焦距:“殷爵然,殷爵然,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浅依,你冷静点,肚子里的孩子要紧。”夏浅依像是疯了一样一边哭着一边摇着夏母的身体,夏母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妈!”夏浅依只能扑在夏母的怀里哭,“苏铃雪,你个贱人,我一定要弄死你!”夏浅依牙关咬的咯咯响,半天不曾松开。
“哼,如果让我找到这对狗男女,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敢这么欺负我的女儿!”在一旁站着的夏权手心攥的死紧。
“叶秘书,我叫你去查殷爵然的去处,你查到了么?”一会儿,夏权突然问道在旁边出神的叶如欢。
爵然,你到底去了哪儿?怎么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好让我知道你在哪?让我不用整天为你提心吊胆。
“叶秘书。”夏权看了一眼叶如欢。再次喊道。
“哈?”回过神来的叶如欢突然“哈”了一声。
“我让你查殷爵然的下落,你查得怎样?”夏权不由得有些头疼,公司的事已经够让他烦的,现在夏浅依的神志不清醒,还有殷爵然的失踪,外界的舆论压力等。都让他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
“总裁,我叫手下的人去查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叶如欢如实回答。
夏权先是一愣,接着眼底忽然迸出大片的锐利光芒;“是吗?还是你跟他串通好的,故意瞒着我,让我不知道他的下落?”
“总裁,我怎么会骗你呢?这些天我们从旅馆、机场、火车站都找遍了,都没有他们的踪迹。如果你真的不相信我,你可以再派人去查。”
“废物,这都5天了,找个人就这么难?难道他们会插翅飞了不成!”夏权气极了,又想了想说道:“我听说他俩从小就认识,是名义上的兄妹,我想他们应该去了他们从小生活的地方。”
叶如欢一听这话,眼前一亮;“总裁,我明白了,我马上去找。”
早晨,殷爵然早早起床,我也跟着他起床了。
“今天我要出去忙些事情,我已经叫云泽超来这守着,你好好在家呆着,一日三餐泽超会帮你准备的。”我帮他穿好西装,他开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片药,倒出几片,放在嘴里,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起来。
我对他这一举动很不解,“你吃的是什么药?空腹吃药不好。”
他却是温和地一笑,轻轻吻了吻我的脸:“没事,只是一些补充维生素的药。”
“那你可要早点回来。”我含着笑意说道。
“我会的。”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我心里很是高兴的,这么多年了,我曾经以为,我跟他回不到过去了,彼此会不爱对方了。可此时的我们能够这么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尽管我们不被世俗所容纳,我还是很知足。
“然,你还不快起床,咱那批生意还等着你去谈呢。”云泽超的大嗓门响起来的时候,我和殷爵然吓了一跳,连忙松开对方。
“你要死啊!一大早就在这嚷嚷的,生怕别人听不见啊!”殷爵然恢复以往的严肃,皱着眉心说道。
云泽超注意到我在房间里,就在门外小声说道:“不是,那强老大刚从曼谷飞回来,急着现在要跟你谈那批货的事。他晚上还要去美国呢。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呢!”
“好,你看好她。”殷爵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漂亮的眸子似乎有一道刀光,随即脸上露出一个与眼神极其不符合的温和笑容。
等殷爵然走后,我无聊着叫云泽超陪我下围棋。
“看不出你围棋下得挺好的。”我看着满盘的黑白棋子,我的白棋已经被他的黑棋吃了三分之二。
“其实我不会下的,是有一次梦萦教我的。”他摩挲着两指夹着的棋子,在想着要放在哪才能吃掉我的白棋。
“她现在好吗?”我随口问道。
“还不是老样子,说是放下了,其实对爵然还是恨的。”果然我的棋子又被他围得死死的。
“都二十好几了,连男朋友都没有。我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一根筋。”
“我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走黑道这条路,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的。”这棋盘里的黑白棋子,黑棋占了多数,其实每个人生下来就是一张白纸,何必把自己染黑。
“那时年少轻狂,脾气火爆。看谁都不顺眼,总想去征服每个人。所以……”云泽超平静地说道。
“那是我的想法,可爵然的想法却不是这样。那时他对现实的不满足,其实都是被逼的,自己逼自己。。。 社会的强者,往往都是人生的弱者。”云泽超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已经害自己一次,怎么他还做黑道生意?”
“他野心那么大,他不会金盆洗手的。他现在的黑道生意,搞枪支、卖毒 品、放高利货等搞得那么好,这正是满足他庞大的野心的时候,唉,人的欲望越大就陷得越深。”他下完他最后的一颗棋子。
“你还是劝劝他吧,让他赶紧收…..”我话音未落,云泽超就死死盯着门,“有人,别出声。”
随后,听见有人敲门,说道:“有人吗?”
“谁?”云泽超把声音压得低低的。
“爵然,是我。你快开门!”
我和云泽超相互看了一眼,“你去开门。”
我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去开了门。
“请问你是?”我不由得心口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女人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我能先进来吗?”
“请进。”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产生了迷惑。
“请……”还未等她说完,躲在门后的云泽超一挥手打在她的脖子后面,她立马晕了过去。
“她是然的情人,我不知道她可不可信,打晕她先再等爵然回来做打算。”云泽超一把捞起地上的女人,“快关门!”
我机械地去把门关好,我抿紧嘴唇,只觉得心里凄苦无比,他明明跟我说不爱夏浅依,为什么还有别的女人?
“呼,这女人还真不轻。有绳子吗?”云泽超把她抱到了殷爵然的房间里,我定定望着她躺在殷爵然的床上,男人终究是花心的动物。
“在他的阳台上有。”我指了指外面的阳台地上的一坨绳子,当年,殷爵然就是用这绳子爬到我的房间里的。
云泽超麻利地把她绑好,又用床上的被子撕下几块布,强行打开她的嘴,把布塞了进去。“走,下楼。”
“这样绑着她不好吧?”
終極網遊 朝天闕
星際機甲戰歌
“这娘们已经掌管了夏氏集团一切事务,谁知道她会不会背叛爵然?”我不得不说云泽超警惕性很高。
我和云泽超在楼下扯着一些往事聊着,正聊着高兴的事时,殷爵然用钥匙打开了门。看他眸子里有了亮光,准是生意谈得不错。
“我出去后,有没有人来过?”殷爵然问道。
我脱口而出:“你的小情人想你想到在你的房间里等着你呢!”
他讶异的愣住,眉心之间川字拧的开始变形:“你……我不是……”
他不知道怎么跟我解释,就只能上楼。。。
那个女人见到殷爵然时,就拼命地挣扎着。
殷爵然连忙给她松绑,帮她拿出塞在她嘴里的布。还不忘关心地问道:“如欢,没事吧?”
她的双眼闪着晶莹的泪花:“爵然,我终于见到你了。”
末世神話再臨 後時代vb
殷爵然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我,语气有些低沉对她说:“你怎么找到这里?”
“是夏老爷子猜你会在这,所以我就想来这碰碰运气。”叶如欢很自然地拉住殷爵然的手。
我肩膀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咬住了下唇,苏铃雪,你究竟在干什么?
这些事的起因全因我而起,该走了。
殷爵然用手扶住额头:“云泽超,你TM的干嘛要绑她?”
“我以为她会背叛你,怕走漏你的消息。就绑了她……”
“谁说我会背叛爵然。”叶如欢站起来,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将他衬衫衣领整理了一下,“你该回去了,老爷子对你这次的行为很不满意,还有你老婆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
“是该回去了,对了,集团的事怎样了?”
“公司股票一路下跌,董事们意见很大,生意一落千丈。老爷子本来无从下手来解决问题。”叶如欢唇角微抿,似在笑,“爵然,我们的机会来了。”
他别有深意开口:“呵呵,这就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也是我这次出走的原因。”
我抬起头,眸子里泪光闪烁,她却是拼命忍住:“什么!殷爵然你是因为这个才把我带走的?”
他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我刚开始是想带你走的远远的,可我后来想了想,我带你一起走,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就白费了。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个一箭双雕的办法,把你从婚礼上带走,这样既能打击了夏老头报复了秦晨耀,还能跟你重拾旧情。想想还真不错!”
我手指哆嗦着抹去悬在眼眶下的泪珠儿,“那这么说,你之前跟我说的什么对我是真心的话都是骗我的?对吧?”
他望着她,说不出来心中的滋味儿,“是,我是骗你的,我不会为了你去放弃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殷爵然,是我自己太天真了,才会相信你的鬼话。”我吸了吸鼻子,转身冷着脸大步冲了出去……
“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你明明不是这个意思。”云泽超无奈地说道。
“超,我们那批货的背后操纵者是秦晨耀,今早我见的不是强哥,是他!”他点支烟,凉凉开口道。
“他威胁你,如果不放走苏铃雪的话,他就会把这批货销毁,让你跟兄弟们交不了差?”
“还是你懂我!”他吐一口烟圈,声音有些沙哑。
甜蜜嬌寵
“爵然,什么那批货啊?”叶如欢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他用食指弹弹烟灰,眼光却是瞟到她的脸上去。“这是男人的事,不要多问。对了,夏老头给了你什么好处。”
叶如欢觉得胸口又闷又痛,几乎难忍,可是她仍是撑出平静的神情,牢牢的望着他“他给我百分之五的股份,还给我涨了一半的工资。”
刚才殷爵然对铃雪说的话,让她一阵窃喜,以为殷爵然不是真的爱她。
可还是空欢喜一场。
“全TM的都是老狐狸,就知道秦晨耀没那么容易放过我。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的夏氏股价一直下跌,看来是泡汤了。”他愤怒地把烟头扔下地上,狠狠地踩上一脚。
沉沉的入睡,殷爵然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悠长而又哀伤的梦,梦中的她,哭着望着他,一步一步离开,却又对着他哀婉的笑。
他在梦中怎么都追不上她的脚步,每一次快要碰到她的眼泪时,她都会瞬间飘远,申综昊不停的追,不知道追了多久,她忽然就隐入了大片的迷雾中,最后定格在他脑海中的,却仍是那含着眼泪的笑容。
“铃铛,铃铛。”
他忽然不安的挣扎着连声不断的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你不要记恨我,我是被逼得才说出那么伤你的话,你要相信我,相信我!”
殷爵然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冷汗出了一身,他睁大眼睛,在清晨的房间里,他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只是捂着心口一声一声的喊着她的名字……
叶如欢摸着他的额头,像是擦掉他额头上的汗。“你为什么这么在乎她?”不料早已醒来的叶如欢听见他梦中说的话。
殷爵然慌的一把推开叶如欢:“我头疼,快帮我拿药来。”
“好吧。”见他岔开话题,叶如欢也识趣地去给他拿药。
他抱着头,他将脸贴在膝上,肩膀微微抖动了起来,为什么我们总是这么多的误会?